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王雪】真實的假象
刺客只不過是個好聽點的稱呼,事實上她就是個殺人工具。
容貌、聲音,乃至於思想和生命都不過是假象。
根本不曾擁有,只不過是人類為了方便行事而加諸於自己的吧。她想。
就連此刻流轉的思緒也不過是程式的幾個指令碼。
不論如何,妳都該專心點,雪莉。

[READ MORE...]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王犬】日出

※ 三題寫作:斷掉的曬衣夾+風城+洄游
※ 復活之後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選這個地點見面,明明這裡什麼也沒有了。
渦沒了,聯隊隨著消亡。
沒有跟著死在裡面的他們,也都逃不過死神的追緝。
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而自己看來是最早那一個。
然後繞了一圈,現在他回來了。
在他們初次見面的地方,等他。


其實那時候他們彼此的相處時間少得可憐,連話都說不上幾句。
艾依查庫和艾伯李斯特總是同進同出,同寢的布列依斯有事沒事也會來打擾獨享安寧的自己,不管生前死後,似乎都有許多人認為他們和他們理所當然地應該分別成對。
曾經有段很短暫的時間,他們也都這樣認為。
也許正因為這份錯誤的認知,他們一直到分道揚鑣都沒有正視過自己對對方的想法。
結果艾伯李斯特沒有珍惜身邊人,布列依斯也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事物。
於是乎他們都步向了自己那荒謬的結局,於是乎他們就這樣錯過。

然後,在死後的世界重新相遇。


古魯瓦爾多在這個宛若風城的廢墟等了五十日夜,拋下了一整個國家。
他們懵懂的年少歲月正如此地般幾乎不復存在,只存那麼一點痕跡。
但古魯瓦爾多還是在這裡等著艾依查庫,像他們在那無光的世界臨別前說好的那樣。
這裡再怎麼說,還是他們初遇的地方。
如同鮭魚洄游般,繞了一圈,最後才發現所追尋的不過是原點。

他也曾經試圖留下個什麼代表他曾經來過,先行離開。
比如說,把衣上的掛飾留在廣場前的曬衣繩上。
但曬衣夾一壓就斷成兩截,隨即長竿上的細繩開始瓦解,不久便什麼也不剩。
後來想想也作罷,他就在此待了下來。
畢竟誰知道下次再來這裡還在不在。


又過了幾天,即使在百里黃沙中他依然認出了那頭金髮。
獨眼想必是看到了他,比晴空更湛藍的眸子乃至於整張臉都泛著笑意。
而後他揮揮手,拖著厚重的大衣卻步伐輕快地奔來。

「太慢了,你該不會先去帝國才過來找我?」
艾依查庫怎麼可能聽不出古魯瓦爾多話中有話,馬上大笑出聲。
「我可不記得你這麼注重時間啊古魯瓦爾多,你不是睡一睡就過了好幾天了嗎?」藉機嘲笑了下對方,而後才說了對方真正要的答案。「我跟艾伯拆夥了啊,回去幹什麼?」
「那你現在是失業?找不到事做的話,隆茲布魯的君王剛好缺個侍寢…」他泛起不懷好意的笑。「你可以頂這個缺。」
他馬上回以一個肘擊。「你少看不起人了,好歹也給我個后位啊!」
「可以啊,你要的話,反正也空著。」
「那只好繼續空著了啊,古魯瓦爾多。」
「嗯?」
「這麼優秀的我怎麼可能沒事做?我可是傭兵團的團長!」艾依查庫自傲地說。「到時候你要向哪國開戰我還可以算你便宜一點。」


黃昏了,入夜了,夜深了,天明了。
等了這麼久,相聚卻不過只是一夜的事。
古魯瓦爾多看著艾依查庫背光離開的身影,自己也踏上了回國的路途。
他們兩個的關係大概和此刻最為相似,他想。
他是被黑暗操控的天空,艾依查庫是太陽。
對於黑暗毫無畏懼的太陽直接渲染了天空,帶來明媚的藍和耀眼的金,還有舒服的溫暖。

日出了。


                 Fin


作者後記:
這是個爛尾我覺得(掩面)
拖太久了之前想傳達的感覺到後面就暴走了
第一次寫王犬,寫一寫覺得這對也可以萌
(不,我應該是什麼都可以萌)

順帶一提,其實就我自己本身的話,大部分的時候,比起太陽我更愛月亮
不過就像我們物理老師說的,事物從來沒有所謂本質,我們所認知的本質不過是在某些交互作用下產生的結果。
(糟糕我好愛量子物裡雖然我懂得不多,說到這個,老師我好想你啊。)
咳,扯遠了,我的意思是說,在這篇裡面我提出的是殿下適合太陽,也許下一篇太陽就比月亮更不適合殿下,到底哪一個比較好並沒有定論,看我寫什麼樣的故事寫什麼樣的CP。
謝謝大家看完這篇再加上上面廢話,雖然升高二了我會繼續加油的//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王子多妮】香氣
※ 現代PARO
※ 三題寫作:草莓口香糖+膠水+紙條


旁人大概永遠也無法理解這兩個人到底是如何交往又如何共同創作出可以疊到半身的創作。


多妮妲把古魯瓦爾多的檔案刪了。
「我的畫作才不是想表達這個!把你那自以為是的評論改得好一點再給我!」她掛上分機。
然後第二天她發現她的草稿被撕成碎片扔到她的桌上,旁邊還附了紙條。
『我的女主角不長這樣。』
這是,他們的日常。

「混帳。」多妮妲憤怒地把碎片掃進小袋子,打結再丟掉。
垃圾桶裡早已堆滿一袋又一袋,就像電腦裡的資源回收桶也積滿了文件。
然後她認命地如往常般嚼著口香糖,提振精神的同時試圖想像那位愛上了吸血鬼的獵者應該長什麼樣子。
嚼嚼…該是如火般的捲髮吧…嚼嚼…大概蠻嬌小的吧…嚼嚼…醒來時那傢伙都還沒回房間…
不對,關他屁事!自己睡一張大床最舒服了!就算因為咖啡喝太多沒睡好,滾來滾去也夠舒爽!
嚼嚼…他要有紫色的杏眼…紅色的長靴…啊…這個設定…
根本和被撕掉那張一模一樣啊!
啊…應該馬上摒棄的畫面卻愈來愈清晰,在腦海裡活靈活現的。
可惡,明明就很不錯,幹嘛退回來啊!

古魯瓦爾多端著托盤進門。「早餐。」
「昨天去和哪個女人斯混了啊?」
「當然是筆電──如果你覺得它是雌性的話──除此之外沒了。我要趕稿,得收尾了。」他隨手放在一旁的小几上,露出一抹笑。「啊,我忘了你會怕黑。」
「我才沒…」
「別否認了,我們都心知肚明的不是?早餐記得吃。」
他走出房門,一邊擺了擺手,順勢還接下了後方朝腦袋砸來的垃圾。
關上門他還聽得見她的怒吼,伴隨著附在皮膚上,淡淡的草莓甜香。
她大概從來沒有發現自己的身上一直散著這樣誘人的甜吧,就像那些蝶類的幼蟲依著本能把植物的毒轉成自己的,她收藏的卻是香氣。
他突然覺得自己和筆下的血族並無二致,同樣都被氣味吸引,脫不了身。
唔,該去補個眠,還是一股作氣寫到底呢?
幾乎沒有猶豫地,他往工作室走去。


多妮妲第三次在夢中被一整片的黑暗吞噬,而後驚醒。
沒有月光的夜晚,她的身邊如同夢境一般只有墨黑徘徊。
雨夜的冰冷潮濕襲來,像是黑暗這頭巨獸輕輕舔著,下一秒就要吞下肚。
她再也受不了,抱著枕頭奔出空曠的臥房。
漆黑的大宅只有長廊盡頭那間房是空著的。
如同救贖。
雖然巴不得直接衝進去,她還是強迫自己放慢腳步。
嘖,她一點也不想被他嘲笑。
門沒鎖半掩著,她輕輕一推就開了。
古魯瓦爾多垂著頭,前額的髮絲垂下,陰影掩了半張臉。
她正要驚呼,定睛一看發現他只是睡著了。
「笨蛋。」一邊低聲罵著一邊繞過整齊的大辦公桌。
他的手還在鍵盤上,壓出了一大串亂瑪,接在短短幾行的序言後特別突兀。
「咦?」她視線一轉,看見了。
看見了她那張被斯碎的彩稿以近乎天衣無縫的手法重新在底紙上接合,一旁擺著鑷子和膠水。
多妮妲心中正流轉著不知所以的滋味,忽地就被往後一抱。
古魯瓦爾多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對著剛剛尖叫出聲的她笑。
悶悶地往後肘擊了下,她最後仍是安份地坐在他腿上。
「圖幹嘛留著?」
「反正妳都丟回來了,就再看看。」
「然後呢?」
「覺得還行,就她吧。」

多妮妲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就任由沉默再一次填滿空間。
然後不知道過了多久,古魯瓦爾多打破沉默,像一記五雷把差點睡著的她轟醒。
「喂,結婚吧。」他說得像是在談論天氣般雲淡風輕。
「啊?」
「我說,嫁我吧。」他的頭靠在她的頸邊,埋在她如夕陽斑的長髮裡,低低的嗓音伴著吐息繞得她眩了一陣。
「那戒指呢?」
「還沒買。」
「混帳!沒戒指求婚求個鬼啊!」
「把稿子送去時順路去挑吧。」
「你是在變向催我把圖畫完嗎?也不想想是誰退回來的!」
「那還真是抱歉。」
「誠意呢?渾蛋!」
古魯瓦爾多只是笑著把她摟的更緊一點,讓自己一頭栽進戀愛般的甜蜜香氣中。

                  Fin. 

[READ MORE...]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2014白色情人節賀文【王子×露緹亞】強
露緹亞是大小界最初的幾位戰士之一,但要論資歷,誰也不比古魯瓦爾多,大小姐的第一位戰士。
她不介意,反正她一向是用劍下的屍體來證明她的價值,尤其是在大小姐決定讓那位王子冬眠之後,她的戰功的確使她得有一席之地。
曾經,她以為可以一直這樣下去。

但當某一日聖女之子不知道聽了什麼建議之後,一切就翻盤了。
她開始帶著古魯瓦爾多踏上野地,本來對他的重視更因相處而更加強烈。
最後,同為劍士的她被換了下來。
一個小隊不需要兩個劍士,而她成了多餘。

她並不是多麼喜歡鮮血和戰鬥——那是她生活必需的方式。
然而一日一日,她看著血汙中滿足的古魯瓦爾多、開心地同進同出的大小姐,和自己已經慢慢被生活的安逸消磨的薄繭,愈來愈不是滋味。
你是弱者,憑什麼取代我?

終於,在某個大小姐睡去的夜,她在大廳攔住了正欲回房的他。
「古魯瓦爾多,弱者啊,你還要賴在大小姐的裙邊多久?」那是我應得的!
而他瞇起眼「女人,讓開。」
「你想逃避嗎?曾經的黑王子現在竟不如個女傭兵,你不敢承認嗎?」
「…想打,出去。」他有些不耐煩。要下戰帖不直說,說一堆廢話做什麼?


一把劍插在他身旁數公分,另一把橫在他頸上。
「那個位子,你不夠資格。」她咬牙切齒地說。
「你怎麼不自己去找她?」他冷笑「她一直對你很內疚。」
而她撇頭「她會覺得我在忌妒。」
「妳不是嗎?」
「…是,我是!大小姐以前總是期待我能一斬結束戰鬥,而現在她是看你刀刀折磨對面──」
「不,其實她有罵過我。」他打斷她。
「不管!你比我強就算了,可你這傢伙也就這樣,憑什麼取代我?」
「女人,」他說「我沒必要為你設想。」
「什…?!」
幾句話足以使人鬆懈,他猛一抬手,用刀鞘隔開頸上的劍,一躍而起。
「今天就到這裡吧。」頭也不回。


那一夜後,露緹亞對古魯瓦爾多的怒氣更盛了。
弱就算了,連禮貌都沒有!!
難得有人能這麼激起她的殺意,她也就順著感覺每晚去找那個罪魁禍首算帳。
雖然無法直接殺了他這點反而讓她更加鬱悶。

而古魯瓦爾多並不介意她對他的敵意。
更精確的說,他還蠻滿意每晚的交鋒,如果不考慮睡眠時間被壓縮,和煩人的質問挑釁的話。
嗯,必竟所謂的勝負並不比廝殺的過程重要,對他而言。
不過他還是期待勝過她的那一天。
那女人的表情一定很精彩,他想,不能做成標本真是太可惜了。
想到這,微微地嘆了口遺憾。


每晚的刀光中,古魯瓦爾多明顯地增長了劍術,尚未取回的前生戰鬥經驗漸漸被實戰補足。
不過,即便如此,逐漸銳利的直覺和劍勢鐵定還不夠鋒利,並不足以和對方靈巧的雙刀對壘。
即便已不如初次狼狽,依然是落於下風。
但露緹亞也不得不承認,她必須謹慎而全神貫注地控制兩把劍的時間差才能稍稍壓制對方,甚至有幾次還幾乎打成平局。
若不是她在大小姐身邊戰鬥的比他久,戰局的走向必定是相反的。
簡單地說,他們差的不過是經驗。
而古魯瓦爾多對經驗的吸收遠快於她。

所以她知道有一日他會超越她,但她沒想到會如此之快。
甚至還不到兩個月。


今天是白色情人節,大小姐開心而期待地拖著他和一個大袋子進入一個房間。
聖女之子平日任何決定都不瞞他,所以他很早就知道他將在今晚取回自己一部份的記憶和伴隨而來的能力。
相較於人偶的興奮,他到是沒什麼感覺,也許是因為他的靈魂隱約知曉自己的過去沒有什麼值得愉快。
不過,能力什麼的,也許能夠讓自己獵到更新奇的物種,或是遇見更強的對手?
想到這裡,他開始覺得這陣子的奔波是值得的。
低頭一看,先進門的聖女之子有些疑惑地探頭看著停在門口的他。
古魯瓦爾多微微點頭,一步踏了進去。


他踏出門時還是淡淡的,不過他不否認他的心情稍稍的被那記憶染灰。
嘖。不到惡劣,卻有些煩躁。
在這種時候,他第一個想到的卻是跟她對打。
於是他走向如以往一般的門外草地,他知道她會在該到的時候到,而他只需要等待,就和狩獵一樣。


這一次露緹亞無話可說了,她左邊的牆被他的手撐住,而他左手的劍架在她的頸上。
這一刻,古魯瓦爾多的心情頗佳,看來打上一場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他的嘴角上揚「女人,妳服了嗎?」
而她偏頭,卻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嘖,的確是過癮。」
他的血瞳盯著她,突然就認真了起來「是妳告訴我,並讓我明白我的弱。」
在月色下,她見他低首,而額間一陣冰涼。
見她僵在那裡,他笑「是該感謝妳。」
而她突然有些不快「你感謝人都這樣?」
他回答得很輕快「不,我只是覺得這樣對妳很適合。」頓了一下「嗯,白色情人節快樂。」
她無奈地笑了下「白色情人節快樂,王子殿下。不過你能把劍拿走了嗎?」

後記:
今天我要R1王子
所以這其實也算王子R1的賀文
不過我在寫的時候還是在不知道故事的情況寫
所以還是純粹想像

其實老實說雖然我很愛王子
但是說真的我把王子叫醒時我家露緹亞其實比王子強很多
所以當時要把她換下來我真的很糾結(L4和L2的實力差+之前的日子都是露緹亞和其他沒被換掉的人在幫我)
真的要說的話
我覺得現在L4的王子和L4的露緹亞應該還是勉強平手的狀況
所以才有這一篇文
((根本就是相愛(?)相殺啊啊

嗯,不論如何,感謝閱讀喔喔(共1768字)
然後白情快樂




[READ MORE...]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