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王子大小姐】禮物
本篇為社刊用,社刊已印製完成,故開放閱讀

「古魯瓦爾多,你知道這是違反規則的。」
[READ MORE...]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王子×大小姐】七夕賀超短打----乞巧
「我說…妳沒事帶針線過來是要幹嘛?」古魯瓦爾多抱胸望著一旁的人偶。
「今天是七夕啊。」聖女之子專注地繼續她的動作。
不過,怎麼看都不太妙。
「妳在繡什麼?太陽?還是什麼水果?」
「…殿下,我在繡月季。」

七夕,又稱乞巧節。
少女們要獻上自己做的女紅和食品祈求自己心靈手巧。

「雖然食物來不及,但是繡個什麼的還是可以的。」她信心滿滿地說。
「不,我想妳還是放棄吧。」他笑出來。「什麼神也幫不了妳的。」
「唔…可是外科醫生的手要很巧,心思也要很細吧。」
「既然是這方面的事,妳拜七娘也沒用吧。」他抽走那塊布料。「不如來我這邊如何?有丘丘人可以解剖。」
「這是約會的邀約嗎?」她仰首。
「隨便妳怎麼想。」
然後他拉起她搭在他掌上的手起身,步向大宅的地下室。 

[READ MORE...]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2014王子生賀3【王子×大小姐】私會
 無光的世界作為私會的地點實在是適合的太諷刺。

想到這裡,他冷哼了聲。

人偶不在,是,這個時候他本來就不該在這裡。

而她最近在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想到剛剛從其他戰士那兒聽到的流言,古魯瓦爾多越發煩躁起來。

 

 

幾天前她來得特別晚,還帶了工作來處理。

她明明知道他一定會不高興的。

「對不起,我只有這麼一點時間...」她一邊下達指示一邊處理手上的文件,長髮遮住了半張臉,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們也只有這麼點時間。他不無苦澀地想。

可是即使他的不滿表現得再怎麼明顯,她也只是一直一直地道歉,手邊的工作並沒有停下來。

以前,她會無奈地把工作丟到一旁,笑著跟他道歉。

──「對不起嘛殿下,原諒我吧。別再被白疆兔打昏啦。」

所以看她這樣快哭出來的樣子,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鬱悶。

 

──「大小姐沒跟你說嗎?」布列依斯驚訝地問。「她媽媽,嗯,不大讓她過來。」

──「她不能待太久,你也體諒她一下。你應該知道,有些事是她只有在這裡才能處理的。」

──「殿下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空曠寂靜的房間總是會令這樣使人不快的片段無限迴旋。

想轉移思緒,卻又勾起些奇怪而零碎的語句。

──被困在童話之外

     我和你,要往哪裡去?

這話還真是應景哪,他嘲諷著笑。

不論是王子或是大小姐,都是童話的產物吧。

所以人偶,我的大小姐,當我們被放逐到現實之中,妳也不過就是那個捧著燭台,悄悄來到花圃赴約的茱麗葉。

而我還在那幽暗的樹影下等妳。

 

人偶待在星幽界的時間還是短,但她也漸漸不帶工作來辦了。

一直到了這時他才淡淡地問了幾句。

「殿下你怎麼知道布列你這個大嘴巴,我只請你多照顧一下殿下,可沒叫你說」她搔了搔頭。「殿下不用擔心這個啦,我只是需要一點時間重新適應新的局面。」拍了下手,她說「對了,不說這個了。我們今天去約會吧,殿下。」

約會,嗎?

「走吧。」順便打獵也不錯。

 

「今天約會開心嗎?」人偶在後面問。

……」是頗快樂。他心情愉悅地用劍尖捉弄眼前魔物。

額,沉默是表示「那等下還有一個點可以去,要嗎?」

反手腰斬了獵物,古魯瓦爾多回頭。

「好。」他淡淡地說。

 

 

人偶來的時間越來越穩定下來,他們到處去約會的次數也多了起來。

有時候他幾乎覺得他們又回到了過去那樣什麼都不用擔心的日子。

但偶爾,當他們出門在外。

「啊,糟了。抱歉了」原本說得很開心的她突然冒出這一句。

他回頭時她已經不在了。

 

── It is too rush, too unadvised, too sudden.

    Too like the lightning, which doth cease to be ere can say it lightens.

他們甚至來不及道別。

 

這種時後他才會深深地意識到他們終究還是會害怕的。

害怕有那麼一天那所謂的家族使他們再不相見。

 

 

但也許是因為這份害怕,讓他們都更珍惜相處的時間。

很多事人偶只對他說,也有很多事人偶不對他說。

但不知怎的他隱隱約約全都知道。

也許是從她有時冒出的奇怪問句。

──「殿下,打仗的時候要怎麼樣才會贏?」

  「盡你所能殺掉眼前所有敵人。」

  「嗯,我知道了。」她拉著他的手滿足地笑。

  「妳這愛哭鬼打什麼仗?」

  「沒事,只是問問。」

也許是她最近困倦的程度愈來愈高。

──「……」該不該叫醒她。

  「!!我我我才沒有睡著!我只是恍神了一下而已。」

  「跟我約會還敢恍神?」妳說謊的技術很差。

  「我只是在算你還差多少碎片而已

  直接給對面一劍透心涼,他牽著她。「走吧,我們回去。」

妳吶,什麼時候要說呢?

妳快要去遠征,很久不能來了吧?

所以妳的母親才會阻止妳來啊,因為戰士的心裡是不能被其他事物牽絆的。

但我從不想放妳走,即使我一直都知道妳會回來。

──「殿下,我等等有急事,可以直接殺了嗎?」

  他充耳不聞地玩弄著猛獸。

  「殿下!你這樣我要換別人了。」雖然她也知道她不會。

  然後他聽到她嘆了一口氣,知道她開始認命地思考等下要如何趕路。

是的他一直很任性,就像她一樣。

── Like a poor prisoner in his twisted gyres,

      And with a silk thread plucks it back again.

        So loving-jealous of his liberty.

 

他知道她會榮耀他,在勝戰凱旋時喊著他的名。

他也知道這場惡戰是她無可閃避的命運,甚至敗了還得再去。

所以他只能在能任性的時候用盡一切留住她,卻終究得讓她去。

不過。他想。我會去找妳。

不然妳一定會因為太想我而哭出來的。

── For stony limits cannot hold love out.

妳只需留一條夜道,我就啟程。

我想妳的夢境必定夠隱密,如果我們約在那裡。

               

                Fin


[READ MORE...]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UL】2014情人節賀文【王子×大小姐】甜
多月的寒終於有回暖的跡象。雖然星幽界無所謂陽光普照的好天氣,古魯瓦爾多依然從空氣的流動隱約有如此的感覺。

大小姐不知道在忙什麼,匆匆將他們帶出去隨便打打就回來了,明明今天是她所謂「能夠相處久一點的假日前夕」,但她就只是窩在房裡只肯讓那女劍士進去,偶爾還能聽見有些慌張的叫聲或是些奇怪的碰撞聲。

反正與我無關。他嘗試說服自己。
既然不那麼冷也可以出去晃晃,順手拎個什麼回來,也許還能加菜。
但他發現今天他就是不想步出這樓房。
還是太冷了。他默默地想。

於是他只能靜靜喝著熱茶,看著窗外雀鳥飛過。
一,二,三……。
等他回過神來已向晚,像是飛過的翅膀都背負著時間。
他嘆氣起身,這人偶平白耗了他這麼多時間最好是有很好的理由。

聖女之子還沒到飯廳,許多人也不見蹤影。
古魯瓦爾多,雪莉,傑多和史普拉多互相對看了一會。
「其他人呢?」史普先開口。
「我也想問。」他答,其他兩人只是靜默。
他有些不耐煩,人太少,飯菜不會送上來,雖然他不太餓,但是每一件事情都很奇怪。
他不想被人算計。

但轉身就要離開的他差點撞上拖著禮服裙襬,跌跌撞撞跑下樓的大小姐。
「人偶,我以為妳不重裝扮。」他抱胸俯視著。嗯,連頭髮都特別弄了。
「只,只有特別的日子才這樣的。」有些喘地答。「吶,情人節快樂。」
遞出抱在懷中的盒子。應該沒撞壞吧…
「妳應該知道我不…」
「殿下不吃甜,我知道。」她說「巧克力濃度很高,幕斯裡我沒有再加糖…」
她示意他打開「外面的覆盆子醬也沒加糖,是天然的。」

盒子裡躺著一顆血泊中的心臟。

「像嗎?我照著書上的圖做的,像嗎?」把這顆心給你的話,夠嗎?
「的確是很好的理由。」他說,赭紅的瞳倒映著浮出疑惑的面容。


「凱倫,別鬧脾氣了,大小姐有做你的巧克力」雖然大小姐幫大家都做了一份,不過凱倫的份造型有些不同。
「露緹亞,妳不會不平?」男子瞇起眼。當初被換下的是她呢。
「是挺生氣,不過還是讓大小姐開心點吧,尤其是今天。」
「嘖,好吧。」巧克力是原味的嗎?


悠揚的樂音響起,人偶抬首,亦抬手。「可以跳一支舞嗎?」
「妳太矮。」的確,只比他的腰高一些,不過他還是牽起她的手,踏起記憶中隱約見過的舞步「反正在飯前當開胃菜也不錯。」他接著說。
「那個,當點心比較好吧。」
「不是說那個。」
樂聲一個轉折,他順勢一拉一托。

明明只是個人偶,可在他的懷裡她卻有心跳加速的感覺。
是公主抱呢。

「是這個。」在額間輕印一吻,幾個拍子間大小姐的腳落地,又是華爾滋的步。
她的小手搭在他的護手上,明明輕得像是沒有重量,可是卻有讓他不想放手的什麼。

拍子慢慢停下來,兩人微微互相欠身,結束這支舞。
現在其他人可是走得一個也不剩,飯桌上只有素色的盒子,晚餐連影子都沒有。
她不再堅持食用的時機「餓的話,先吃吧。」反正我吃了很多失敗品。
他應了聲再一次拆開,餐刀就如解剖刀般落下。
她支著頭看著他叉起一小塊,咀嚼。
「蜂蜜。」他說。
「咦?吃得出來嗎?我只加了幾滴提果醬的味…」她慌張地解釋,最後還是沮喪的問:「不好吃嗎?」
「不會。」不加糖,當然苦和酸突出很多。但是很香,可可和莓果交織得富有層次而馥郁,入口也很清爽。
更重要的是…
「生日我要布朗尼,正常糖。」

現在他終於相信這世界上真的有所謂的甜。



後記:
恩對我來說糖和蜂蜜是不同的
糖的話比較死甜,蜂蜜則有特別的香氣
今年情人節,謝謝王子陪我
我很快樂

如果你看到了,也記得
那麼你會知道我沒有忘記
如果你不記得
你只要知道一個世界只會有一顆月亮

情人節快樂,不論是給親愛的殿下,諸位看到這裡的看官,或是你




[READ MORE...]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UL】【王子×大小姐】目光
人物心態全為大小姐妄想,但以下事件發生,日常描述皆為事實。
大小姐告白請其他王民不要暗殺謝謝。




大小姐一看自家的王子殿下冬眠結束就順著他的需求組隊去狩獵了。
在幾隻獵物之後,她對殿下的控制力嘆為觀止。
通常,他不會讓對方死得太早。
所以他真正給予的傷害就是他能夠給予的三分之一,一點不少,但也不常多。
於是放心的大小姐就在狂狼之前和朋友講起手機,商量作品的事務。
等到她回頭一看,卻看見古魯瓦爾多幾乎只是象徵性的擋一下,任凶爪幾乎貫穿。

差一點成了致命傷。

不解的她立刻掛掉手機,衝向前抱著他的大腿試圖把他拉下來,同時呼喚默契最好的護士小姐。
「夢夢,拜託妳一下!」
在復原的過程中古魯瓦爾多一言不發,只是一直盯著大小姐快哭出來的臉。

下一隻怪物出現時他又向前,對於人偶不斷的詢問終於有了答覆:
「妳太吵了。」
雖然大小姐不太懂這個答覆是什麼意思,不過倒是乖乖閉上了嘴。
至少在打鬥的時候,她都是靜靜的看著她的戰士。

一直到天色慢慢的暗了,大小姐看著天色思索著接下來的行動。
回去用餐,還是就地野炊?
然後她發現本來再怎麼都應該要灰飛煙滅的蝙蝠還在盤旋。
殿下沒有攻擊嗎?
她望著他,看見他仍然從容不迫地用三分力架開攻擊,反手一揮就隨意地劈開。
沒有受傷。
那麼殿下剛剛怎麼了呢?

她還是下令返回居所,因為她要好好的想想。
第一次,他說她太吵。第二次,他沒說什麼。
說話和思考的共通點在哪裡?
她好像有些懂了。


「殿下。」她喚住了他。
「……」他停下腳步。
「今後不論如何,我的目光都會向著你的。」
「……」
「你是我最初的戰士,我相信也會是陪伴我到最後的戰士。」
你是我的愛。
是我留在這個世界的理由。
「……」他走了,沒留下任何話語。

啊啊,該說的都說了。
那些不該說的太僭越的也沒有說出來呢。
就這樣吧。


他仍然沒有任何答覆。
不過第二天對戰時,他一揮就將對面魯卡腰斬,看起來心情很好。



後記:
其實寫到最後很害羞
真的好愛王子啊啊啊啊
嗚嗚嗚我知道這篇水準跟上一偏差很多但是不要罵太凶謝謝
可以給建議我會很感謝((這人怎麼這麼反覆
真的很謝謝看完的大家





[READ MORE...]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