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2014王子生賀4【姬王】大掃除
布列依斯有潔癖。
當然,有一個人維持宅邸內外的整潔,每個人都是樂見其成的。
但問題在於,他時不時便會把大家挖起來大掃除。

「布列依斯又發瘋了?!」古魯瓦爾多轉頭問了趕來通風報信的人偶。
見人偶默默點頭,黑王子扶額。
身為聖女之子最倚重的戰士,他常常帶著滿身血回來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雖然一般來說,就算他打算醒了再洗澡,也會把外面的配件解了再睡。
可是總會有那麼一兩天倒頭就睡的日子。
現在,古魯瓦爾多盯著床單和被子,臉色就和早已乾涸的血跡一樣黑。
他痛恨刷血跡。
天知道那頑強得跟什麼一樣,不管怎樣都留個印子在原地。

但布列依斯會聽他解釋血跡多難清?
別說笑了,他只會冷笑地說:「我真為你感到可憐。」然後叫他繼續。
最多也就幫他整理房間其他地方,雖然他寧可他不要。
上次他說:「你的收藏需要淨化。」結果毀了他三分之一的收藏。
古魯瓦爾多實在很想揪著他的領子告訴他:「你的聖光對這些怪物,就算是變成標本的怪物,腐蝕性很強啊啊啊啊布列依斯!」
但即使布列依斯一派從容地抱怨他的收藏保存不好怎麼照個光就氧化了之類的話讓他的怨氣直升到想拔刀砍人的地步,他還是連揪他的領子都不敢。
為此他感到深深的哀傷。


「你的被子床單跟我換吧?」他低頭看著人偶。
人偶搖頭。「他會問為什麼這裡有血。」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嘖。妳們女生不是會有那個什麼…」
「我是人偶,殿下你還沒醒嗎?」她的手輕輕拍在他的臉上。
「那叫那個侍者…」
「布列一問布勞肯定什麼都說出來。」聖女之子滿臉同情「殿下,你還是乖乖洗被子吧。」
「既然這樣,妳來幹嘛?」他的臉更黑了。
「嗯…給你個心理準備?」
在古魯瓦爾多來得及把她丟出去之前,她早已一溜煙跑了出去。


布列依斯打開古魯瓦爾多的房門時已經是黃昏。
「我給你了這麼多時間,你還是沒搞定啊…」他雙手抱胸,俯視著剛剛解決了被子正在處理床單的情人。
「就跟你說過血跡很難清,要不是你不讓我換掉早就處理好了。」雖然知道說了也沒用,他還是下意識地反駁了下。
「人要學著節儉哪。王子殿下,這裡可不是你的皇宮。」他彎起一抹笑。「連打掃都笨手笨腳,我真替你感到可憐。」
古魯瓦爾多無聲地嘖了聲。要不是拔劍之後的下場比現在更糟糕,他一定先把那不饒人的舌頭切掉。
像是知道他的不滿,審判官隨手丟了個飯糰過去。
「算了,本來就不太指望你,從早上到現在的毅力也很不錯了。先吃飯吧。」
「哼。」隨手接住,鼻子哼出個低音就算是感謝的話。
古魯瓦爾多靠著床架,坐在大理石的地板上,一邊吃著一邊就笑了出來。
很久以前,他們都還沒被這世界的殘酷吞食殆盡的時候,這個傢伙也常隨手丟個麵包什麼的給我行我素的自己。
那個時候的布列依斯還沒有變得尖酸刻薄,卻也愛對他喋喋不休。
這麼多年了,即使他披上了不應該屬於他的猩紅,他的顏色還是那樣。

把古魯瓦爾多的顏色洗過一遍又一遍,就是布列依斯的顏色。

過了那麼久,自己竟然能忍受他這麼久,絕對是精神有問題…
「喂。吃完不要在那邊發呆,誰讓你偷懶的?」布列依斯渾然不覺地粉碎黑王子心中難得扶線的感慨和懷念。「看你可憐,我幫你整理下這些東西好了。」
心中一驚的他回頭,看見對方走向武器的方向又安心地繼續動作。
不過,他似乎忘了什麼。
等到布列依斯打開那袋事件卡,終於想到的他也來不及跑了。
「為什麼我的機會二會在你這裡?」審判官笑得好不燦爛。
原來這就是為什麼他找不到自己的機會二。
原來這就是為什麼應該不會有機會二的古魯瓦爾多總會淡淡地把自己的那張『借』給他。
知道自己大難臨頭的黑太子身在門邊。
可聖光早就把他定在原地,完全動彈不得。
布列依斯笑容滿面地把門關上,反鎖。

「偷東西是罪,你不會不知道吧。」他慢慢地逼近。「我想你的心靈需要好好的淨化,是吧。」

                    Fin 

[READ MORE...]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