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王姬】生孩子企劃文後續短打1
企劃文在這裡http://unlightchildren2.weebly.com/2147639791x2406721015.html


<狩獵>

一箭正中胸膛,龐大的身影癱倒在地。
莉桑妮雅跳下馬,小心而警界地步向前查探氣息。
她蹲下,幾乎是同時,一道影子落在前方。
「這是我的獵物。」馬背上的古魯瓦爾多很不滿。
「古魯,我沒看見你。」莉桑妮雅仰首。「而且你不是應該在開會嗎?」
「那種日常會報沒什麼好聽的,無聊。」他聳聳肩。「妳射箭的時候,我正好要攻擊。」
「哪有爸爸把獵物讓給女兒讓得這麼不甘願。」
「妳還需要我讓?」他輕笑。「我去另一邊,回去別告訴布列你遇到我。」雖然他可能已經知道了。




<刺客>

其實那些說垃圾話的家臣算是很溫和了,至少和眼前這些傢伙比起來。
她如是想。
刺客。
或者說,曾經是刺客。

慢悠悠地把沒入對方胸膛的箭收回來,她盤算著下一步該怎麼做。
是把人丟在這個小徑請衛兵來處理呢,還是去叫古魯一起搬回地下室呢。
叫古魯好了,雖然說這種機會並不是很少,但是也不是常常有人類屍體可以解剖。

「沒事吧?」他一邊拖著屍體一邊淡淡地問。
「我看起來像是有事嗎?」她跟在後頭。「不過有些煩人呢…說到底他們還是沒有死心吧。」
「啊,大概吧,真是群頑固的老頭。」

他們都心知肚明,這群家臣之所以到現在還如此反對,甚至少數還派了刺客來,並不是單純因為不能接受同性婚姻的關係,也不是真的關心繼承資格的問題。
而是因為,他們的女兒本來應該有機會成為王后。
當初古魯瓦爾多雖然是死而復活,風評也很複雜,但他是王,長得又好,看起來也是適婚年齡,總是要立后。
依慣例,立后會選擇重臣的女兒,尤其是根基不穩的時候更需要親家的屏障。
結果古魯瓦爾多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主,拖延了好一段時間之後某天就擅自宣布了王后,氣得眾臣直跳腳又拿他沒法。
好吧,王后是個男人,總是要有子嗣,那也得立嬪妃。
結果她的出生完全把所有如意算盤打壞了。
於是在確定暗殺布列依斯跟本是不可能的事之後,轉而把矛頭放到她身上。
唯一的繼承人死了的話,還是得立嬪妃。

「我說,那幾個的頭腦真的還好嗎?就算我真的死了,你們還是可以再找洛菲恩爺爺一次啊。」
「妳不會死。」他把屍體放到解剖台上,一邊回話。
「我是說如果嘛。」拈起解剖刀,她笑。「古魯,別緊張。」
「說得也是。」他跟著揚起嘴角。「那,你這次想怎麼處置委託人?」
「下毒。」頭也不抬地,她輕輕落下第一刀。「應該死不了,症狀是短期全身性神經麻痺,昨天配出來的。」
「短期癱瘓?妳心太軟了。」把肋骨折了,他直視她。「要是我決定,就直接斬了他四肢。」
「不,古魯。」她笑出聲來。「你會直接給他一刀痛快。」

【王子多妮】香氣
※ 現代PARO
※ 三題寫作:草莓口香糖+膠水+紙條


旁人大概永遠也無法理解這兩個人到底是如何交往又如何共同創作出可以疊到半身的創作。


多妮妲把古魯瓦爾多的檔案刪了。
「我的畫作才不是想表達這個!把你那自以為是的評論改得好一點再給我!」她掛上分機。
然後第二天她發現她的草稿被撕成碎片扔到她的桌上,旁邊還附了紙條。
『我的女主角不長這樣。』
這是,他們的日常。

「混帳。」多妮妲憤怒地把碎片掃進小袋子,打結再丟掉。
垃圾桶裡早已堆滿一袋又一袋,就像電腦裡的資源回收桶也積滿了文件。
然後她認命地如往常般嚼著口香糖,提振精神的同時試圖想像那位愛上了吸血鬼的獵者應該長什麼樣子。
嚼嚼…該是如火般的捲髮吧…嚼嚼…大概蠻嬌小的吧…嚼嚼…醒來時那傢伙都還沒回房間…
不對,關他屁事!自己睡一張大床最舒服了!就算因為咖啡喝太多沒睡好,滾來滾去也夠舒爽!
嚼嚼…他要有紫色的杏眼…紅色的長靴…啊…這個設定…
根本和被撕掉那張一模一樣啊!
啊…應該馬上摒棄的畫面卻愈來愈清晰,在腦海裡活靈活現的。
可惡,明明就很不錯,幹嘛退回來啊!

古魯瓦爾多端著托盤進門。「早餐。」
「昨天去和哪個女人斯混了啊?」
「當然是筆電──如果你覺得它是雌性的話──除此之外沒了。我要趕稿,得收尾了。」他隨手放在一旁的小几上,露出一抹笑。「啊,我忘了你會怕黑。」
「我才沒…」
「別否認了,我們都心知肚明的不是?早餐記得吃。」
他走出房門,一邊擺了擺手,順勢還接下了後方朝腦袋砸來的垃圾。
關上門他還聽得見她的怒吼,伴隨著附在皮膚上,淡淡的草莓甜香。
她大概從來沒有發現自己的身上一直散著這樣誘人的甜吧,就像那些蝶類的幼蟲依著本能把植物的毒轉成自己的,她收藏的卻是香氣。
他突然覺得自己和筆下的血族並無二致,同樣都被氣味吸引,脫不了身。
唔,該去補個眠,還是一股作氣寫到底呢?
幾乎沒有猶豫地,他往工作室走去。


多妮妲第三次在夢中被一整片的黑暗吞噬,而後驚醒。
沒有月光的夜晚,她的身邊如同夢境一般只有墨黑徘徊。
雨夜的冰冷潮濕襲來,像是黑暗這頭巨獸輕輕舔著,下一秒就要吞下肚。
她再也受不了,抱著枕頭奔出空曠的臥房。
漆黑的大宅只有長廊盡頭那間房是空著的。
如同救贖。
雖然巴不得直接衝進去,她還是強迫自己放慢腳步。
嘖,她一點也不想被他嘲笑。
門沒鎖半掩著,她輕輕一推就開了。
古魯瓦爾多垂著頭,前額的髮絲垂下,陰影掩了半張臉。
她正要驚呼,定睛一看發現他只是睡著了。
「笨蛋。」一邊低聲罵著一邊繞過整齊的大辦公桌。
他的手還在鍵盤上,壓出了一大串亂瑪,接在短短幾行的序言後特別突兀。
「咦?」她視線一轉,看見了。
看見了她那張被斯碎的彩稿以近乎天衣無縫的手法重新在底紙上接合,一旁擺著鑷子和膠水。
多妮妲心中正流轉著不知所以的滋味,忽地就被往後一抱。
古魯瓦爾多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對著剛剛尖叫出聲的她笑。
悶悶地往後肘擊了下,她最後仍是安份地坐在他腿上。
「圖幹嘛留著?」
「反正妳都丟回來了,就再看看。」
「然後呢?」
「覺得還行,就她吧。」

多妮妲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就任由沉默再一次填滿空間。
然後不知道過了多久,古魯瓦爾多打破沉默,像一記五雷把差點睡著的她轟醒。
「喂,結婚吧。」他說得像是在談論天氣般雲淡風輕。
「啊?」
「我說,嫁我吧。」他的頭靠在她的頸邊,埋在她如夕陽斑的長髮裡,低低的嗓音伴著吐息繞得她眩了一陣。
「那戒指呢?」
「還沒買。」
「混帳!沒戒指求婚求個鬼啊!」
「把稿子送去時順路去挑吧。」
「你是在變向催我把圖畫完嗎?也不想想是誰退回來的!」
「那還真是抱歉。」
「誠意呢?渾蛋!」
古魯瓦爾多只是笑著把她摟的更緊一點,讓自己一頭栽進戀愛般的甜蜜香氣中。

                  Fin. 

[READ MORE...]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王子×大小姐】七夕賀超短打----乞巧
「我說…妳沒事帶針線過來是要幹嘛?」古魯瓦爾多抱胸望著一旁的人偶。
「今天是七夕啊。」聖女之子專注地繼續她的動作。
不過,怎麼看都不太妙。
「妳在繡什麼?太陽?還是什麼水果?」
「…殿下,我在繡月季。」

七夕,又稱乞巧節。
少女們要獻上自己做的女紅和食品祈求自己心靈手巧。

「雖然食物來不及,但是繡個什麼的還是可以的。」她信心滿滿地說。
「不,我想妳還是放棄吧。」他笑出來。「什麼神也幫不了妳的。」
「唔…可是外科醫生的手要很巧,心思也要很細吧。」
「既然是這方面的事,妳拜七娘也沒用吧。」他抽走那塊布料。「不如來我這邊如何?有丘丘人可以解剖。」
「這是約會的邀約嗎?」她仰首。
「隨便妳怎麼想。」
然後他拉起她搭在他掌上的手起身,步向大宅的地下室。 

[READ MORE...]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