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王犬】日出

※ 三題寫作:斷掉的曬衣夾+風城+洄游
※ 復活之後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選這個地點見面,明明這裡什麼也沒有了。
渦沒了,聯隊隨著消亡。
沒有跟著死在裡面的他們,也都逃不過死神的追緝。
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而自己看來是最早那一個。
然後繞了一圈,現在他回來了。
在他們初次見面的地方,等他。


其實那時候他們彼此的相處時間少得可憐,連話都說不上幾句。
艾依查庫和艾伯李斯特總是同進同出,同寢的布列依斯有事沒事也會來打擾獨享安寧的自己,不管生前死後,似乎都有許多人認為他們和他們理所當然地應該分別成對。
曾經有段很短暫的時間,他們也都這樣認為。
也許正因為這份錯誤的認知,他們一直到分道揚鑣都沒有正視過自己對對方的想法。
結果艾伯李斯特沒有珍惜身邊人,布列依斯也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事物。
於是乎他們都步向了自己那荒謬的結局,於是乎他們就這樣錯過。

然後,在死後的世界重新相遇。


古魯瓦爾多在這個宛若風城的廢墟等了五十日夜,拋下了一整個國家。
他們懵懂的年少歲月正如此地般幾乎不復存在,只存那麼一點痕跡。
但古魯瓦爾多還是在這裡等著艾依查庫,像他們在那無光的世界臨別前說好的那樣。
這裡再怎麼說,還是他們初遇的地方。
如同鮭魚洄游般,繞了一圈,最後才發現所追尋的不過是原點。

他也曾經試圖留下個什麼代表他曾經來過,先行離開。
比如說,把衣上的掛飾留在廣場前的曬衣繩上。
但曬衣夾一壓就斷成兩截,隨即長竿上的細繩開始瓦解,不久便什麼也不剩。
後來想想也作罷,他就在此待了下來。
畢竟誰知道下次再來這裡還在不在。


又過了幾天,即使在百里黃沙中他依然認出了那頭金髮。
獨眼想必是看到了他,比晴空更湛藍的眸子乃至於整張臉都泛著笑意。
而後他揮揮手,拖著厚重的大衣卻步伐輕快地奔來。

「太慢了,你該不會先去帝國才過來找我?」
艾依查庫怎麼可能聽不出古魯瓦爾多話中有話,馬上大笑出聲。
「我可不記得你這麼注重時間啊古魯瓦爾多,你不是睡一睡就過了好幾天了嗎?」藉機嘲笑了下對方,而後才說了對方真正要的答案。「我跟艾伯拆夥了啊,回去幹什麼?」
「那你現在是失業?找不到事做的話,隆茲布魯的君王剛好缺個侍寢…」他泛起不懷好意的笑。「你可以頂這個缺。」
他馬上回以一個肘擊。「你少看不起人了,好歹也給我個后位啊!」
「可以啊,你要的話,反正也空著。」
「那只好繼續空著了啊,古魯瓦爾多。」
「嗯?」
「這麼優秀的我怎麼可能沒事做?我可是傭兵團的團長!」艾依查庫自傲地說。「到時候你要向哪國開戰我還可以算你便宜一點。」


黃昏了,入夜了,夜深了,天明了。
等了這麼久,相聚卻不過只是一夜的事。
古魯瓦爾多看著艾依查庫背光離開的身影,自己也踏上了回國的路途。
他們兩個的關係大概和此刻最為相似,他想。
他是被黑暗操控的天空,艾依查庫是太陽。
對於黑暗毫無畏懼的太陽直接渲染了天空,帶來明媚的藍和耀眼的金,還有舒服的溫暖。

日出了。


                 Fin


作者後記:
這是個爛尾我覺得(掩面)
拖太久了之前想傳達的感覺到後面就暴走了
第一次寫王犬,寫一寫覺得這對也可以萌
(不,我應該是什麼都可以萌)

順帶一提,其實就我自己本身的話,大部分的時候,比起太陽我更愛月亮
不過就像我們物理老師說的,事物從來沒有所謂本質,我們所認知的本質不過是在某些交互作用下產生的結果。
(糟糕我好愛量子物裡雖然我懂得不多,說到這個,老師我好想你啊。)
咳,扯遠了,我的意思是說,在這篇裡面我提出的是殿下適合太陽,也許下一篇太陽就比月亮更不適合殿下,到底哪一個比較好並沒有定論,看我寫什麼樣的故事寫什麼樣的CP。
謝謝大家看完這篇再加上上面廢話,雖然升高二了我會繼續加油的//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