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2014王子生賀5【王佐】別
流放的前夕古魯瓦爾多到王都旁的森林裡做個臨行前最後的巡視。
當然,身為一名稱職的隨身侍衛,威廉也在。
不過這一回,他的目的和之前不大一樣。

「庫魯托,別找了。」古魯瓦爾多有些無奈地看著他。「連隊的醫療處置一定夠完善,不太需要自己帶藥去吧。」
「但殿下,恕屬下直言。」威廉轉身站起。「殿下一向偏好自理,不慣尋求醫官協助。」
這世界上大概就這傢伙和洛菲恩如此了解他又如此坦然,到了他完全無法反駁的地步。
「...隨你吧。」於是他也就放任他繼續把形形色色的植物丟進不同的小袋哩,即使這樣明顯的讓步調放慢了許多。

本來他以為以這樣的行進速度應該是遇不到任何獵物才是。
太招搖了,有點敏感度的動物應該都會遠遠離去。
沒想到竟然還有隻山豬渾然不覺,悠悠哉哉地覓食。
古魯瓦爾多興奮地示意威廉別動,便倏地策馬奔去。
黑王子躍下馬出劍的速度絕對不輸遠遠地一箭射出,被他盯上的獵物姬乎沒有成功逃離過。
這次亦然。
每一個動作目的都是擊殺,沒有多餘的花招,簡潔到了極致便是優雅,即使這優雅帶著血依然不減風采。
不出幾分鐘,威廉就看見他的主子拖著屍體回來了。
「這個賞你吧。」他斬下一側的獠牙,拋給他的侍衛,然後就著樹幹坐下。「你跟我這些年,我什麼都沒留給你。」
聽著對方慌張的回話,他突然有那麼點捨不得離開了。


威廉一路送他到了海口,在那零零星星有些許磨坊的長灘上才勒馬止步。
海風推著遙遠的風車轉著,也推著揚起帆的船隻離開。
推著他們倆向著沒有對方的未來。
古魯瓦爾多突然就回想起兩人的初次會面。

十歲,父王要他自己去選個侍衛。
大概還兼任學伴吧。
於是他到了軍營,要所有在場的人和他對打。
「不用留手。」
話是這麼說,但大家還是不敢真的認真。
雖然只是剛結訓的新兵,起碼也滿十二,這個王子殿下完全矮了一截。
傷了王子,就算是再怎麼不討喜的王子,他們完全不敢想像下場。
不過他們的擔心完全是多餘。
在場只拿過木劍的新兵就算認真起來也不見得打得過常常往森林跑的他,何況心有顧忌。

沒有人在血腥之尾下撐過一分鐘。

「我們的兵力衰弱成這樣了嗎?」還略顯稚嫩的臉向著訓練官斥責,如此突兀的景象卻沒有任何人笑得出來。
也許是因為,他泛著不詳猩紅的瞳中,隱隱散出不容置疑的威壓。
「你。」他轉向從剛剛到現在正襟危坐的他。「拿刀,出來。」
「可殿下,他還沒有結訓…」訓練官忙道。
「無關緊要。我剛剛說『這裡的所有人』都出來。」
剛剛看了那麼久,威廉百分之百確定盡全力是必要的。
光影交錯,兩人不相上下的交鋒過了一段時間也漸漸分出優劣。
古魯瓦爾多隨手架住威廉的劈擊。
「五分鐘,及格了。」他輕笑。「叫什麼名字?」
「威廉‧庫魯托,殿下。」
「明天開始來我那。」還劍歸鞘。
「但殿下…」訓練官還有話要說。
「我不需要連我都打不過的侍衛。」頭也不回地他走了。「明天把他的結訓証明送過來,我准他結訓。」
那一年這個新任的侍衛還不滿十歲。


現在他的年齡才正好和當年那群飯桶差不多,而他就要走了。
他想他除了那片森林和洛菲恩的房間之外還會想念他們對練的那片空地。

──「庫魯托,你對我處處恭敬,為什麼就只有和我對打時連一點都不讓?」雖然你還是輸。
  「殿下,屬下曾聽聞說,對對手最大的敬意就是用盡全力。」
  「嗯。繼續保持吧。」

他已經安排好了,他回歸軍中後應當是做為少佐。
他相信他可以勝任。他的實力也值得這個軍階。

海風拉扯著舞動的髮絲彷彿替默默地無動於衷的他向岸上揮手。
「再見了,威廉。」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直接叫他的名,在整個海灣都已開始模糊的時候。

                Fin
 

後記:
這一篇的靈感依然某茄
是海邊的風車和狩獵山豬
最後一篇殿下的生賀,祝殿下生日快樂喔喔喔喔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留言:

好喜歡//// 王子年紀輕輕就好成熟阿
[2014/09/26 23:36] URL | 美工刀 #- [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謝謝妳喜歡//
當初因為這篇是最後寫的有截稿壓力所以篇幅被砍掉很多有點可惜
畢竟王佐是我本命CP竟然沒辦法好好撒個三千字
能夠被喜歡真是太好了
話說美工刀是專頁的美工刀嗎?
[2014/10/04 00:28] URL | 月映晴空 #- [ 編輯]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