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獨伊】《Auf Wiedersehen, Sweetheart》(再見,吾愛)觀後感
THE VERAVERSE是關於APH二戰架空系列的同人文,其中包括了不同角色和配對,發生在同一時期並且在一定程度上相互關聯的故事。這個系列的每一個故事標題都取自於戰爭時期Vera Lynn(薇拉•琳恩)的歌曲,請原諒我把這個系列命名為“Veraverse(薇拉詩歌集)”。

這個系列的中心主題是:愛情的力量比戰爭更強大。

這是關於人們戰鬥並且存活活下來的真正理由的故事,是關於在醜陋與邪惡之中尋找美麗的故事。但我希望這些故事中不僅僅只有浪漫,還有愛情的真諦。


作者如此介紹這個系列。

【愛情是盲目的,比仇恨更強大,比戰爭更永恆。】
而這是作者單獨為這篇文下的註解。(*1)

正在進行的校改翻譯: http://trichloride.lofter.com/post/1d24335e_7fd94a0
貼吧以前的翻譯: http://tieba.baidu.com/p/2135319797?pn=1
原文: https://www.fanfiction.net/s/6565449/1/Auf-Wiedersehen-Sweetheart
(以下可能有劇透)
看完文,回頭看到這句註解,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
結局是好的,但是虐嗎?坦白說,我想是,又不是。
他們都受盡苦楚,而作者的筆力如此深厚,讓我即便看著也能同他們一同感受到即便被稀釋了千百被但性質相同的情緒。
他們相遇時,我與他們一同心跳加速;路德表白時,我和費里同時忘了呼吸;隔著文字我能感覺到路德日後的心痛與焦躁;同時又有費里茫然空洞的絕望;而最後,我與他們一同感到了幸福,撐得我的胸腔有些發脹。
在美好的初遇後僅僅過了一個冬天,他們就天各一方,路德在煉獄中掙紮,而費里於絕望中等待。
上帝啊,這能不虐嗎!當悲傷、痛苦與絕望讓我能清晰感覺到時,這不虐嗎?
但最後我們知道一切都值得。

我不會掩飾我一邊看有時候就突然哭出來的事實。
事實上,現在的我再重新看一遍,還是會哭。
不只在他們痛苦的章節哭,在他們幸福時偶爾也會。
但是這篇文章裡面的虐,和大部分其他文章的虐並不相同,即便我不能完整地說是哪裡不同。
我能說出來的是這篇文之所以虐到心底,是因為感情太飽滿太真實了。比這虐的劇情見得多了,但不一定能在心底留下這麼深的痕跡。
所以這文虐,但不同於一般的虐。
我一直覺得寫虐筆法一定要夠好,不然讀者常常會出戲,進不去情境。所以感覺所有經典都是虐,這不是錯覺,不是寫甜文就不強,而是虐文更常變成實力見真章的地方。(*2)
作者真了不起,真的,非常了不起。
我完全能夠理解為什麼這篇文從2012年開始,整整三年,直到現在都是FanFiction上APH區裡Fav最高的文(5926),而且整整比第二(《We'll Meet Again》)多了一千三…嗯,第二也是同個系列,而且整整比第三高了一千八
我也完全能理解,這篇文被翻成義大利文後,在義大利的同人站APH區一下名列前三的理由。
因為翻成中文,這仍然是我看過最棒的文章之一。
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的欽佩之意,如果有那麼一天,我也能寫出這樣撼動人心的作品就好了。
飽滿的情感之外,在人物刻畫上也非常用心,外貌、動作與言語都十分寫實而且同時涵蓋意象。在心境轉變上的微妙表達得很恰好,用句非常精準,情節安排也很棒,如果看完再回頭一次,不難發現有許多前後呼應的地方,每一幕都刪不得。

我想我會回去看一次原文。這真是難得,想想我有多麼對英文頭痛。
但我想這篇文值得,這篇文非常美,而有些句子,我一直覺得用英文念遠比翻成中文好,更有感覺。
比如路德這句: War is nothing but hate. It makes men animals. But love keep us human.(戰爭是仇恨。它把人們變成野獸。但愛讓我們回歸人性。)
或者是另一個神人把這篇文做成一個AMV(*3),背景音樂裡的那句: Heaven knows how I love you.(上天知道我有多麼愛你。)

而且文裡面路德和費里為什麼能夠遇在一起!因為他們都會說英文!!!在那個不是很多德國人和義大利人會說英語的年代他們剛好都會,所以他們才能開啟第一次談話!
英文,真是太重要了。
而且我在Lofter已經開始缺糧了,是該好好加強英文,學測後開始啃Fanfiction裡面的文了,拿這個打頭陣不錯。

事實上,剛入圈不久我就知道這篇文了,但是備考中一直堅持不能看長篇。
為什麼會突然看了起來,是因為Lofter最近有人重新翻譯校對,加上開學了糧食開始變少,看著第三章在最新的位置連續三天都沒有新的,我還是點進去了。
校對過的版本比貼吧的版本更棒,之前瞄過貼吧裡的還能勉強關掉不去看,看了第三章,僅僅一章,就能夠很清楚的感覺到這篇文章了不起。
然後?還有什麼然後?我把一二章補完,然後猶豫了一下還是跑到貼吧去看完了。
我想我的故事依存症、文字依存症是真的沒救了。


說說對文的感想吧,可能很雜而且一定會有劇透。

這十七章裡,包含番外,我最喜歡的畫面有幾個。
一是兩人踢足球的時候,二是路德對費里告白的一刻,三是路德前後兩次空戰。

第三章。他們約好學習對方的語言,約定後的第一次會面費里帶了球來。
Giochiamo a calcio([義]我們踢球)與Lass unsFußball spielen([德]我們來踢球吧)
兩個人輪流攻擊與守門的場景我非常喜歡。
天真可愛無拘束的費里和曾經是準國家級踢起球來帥破天際的路德一定是全天下最棒的畫面之一。(我要強調,我是半個獨廚,還是個伊雙子癡漢)

又有五顆球砸在了這棵橡樹上,而費里西安諾現在十分確定三件事。
第一——他是全意/大/利最差勁的守門員。
第二——不久他最喜歡的這樹上就會開一個洞了。
第三——當路德維希笑起來的時候,他是世界上最英俊的人。

除了正處於曖昧期的兩個人一起踢球很棒之外,這一章還有兩個我很喜歡的地方,一個是關於路德的選擇(這個之後談)一個是費里唱歌。
費里唱的是遊擊隊的歌。
面對一個他可能已經愛上的人,他為了讓路德能夠不那麼心煩意亂,反射性唱出來的是遊擊隊的革命歌曲(路德當然不知道),而遊擊隊正是德軍抓捕的對象。
Bella Ciao. ([義]再見了,美麗的)(*4)
我喜歡作者對於費里一邊唱一邊猶豫而矛盾的描寫。
而在上一章,也帶出了與題目同名的歌曲。
Auf Wiedersehen, Sweetheart. ([德]再見,吾愛)(*5)
就是這兩句話貫穿全文,我很高興他們最終都能夠不必再說。
(不過Bella改成了Bello)

"Bella, ciao."

"Bello."

路德維希停了下來但沒轉身:"抱歉?"

"唔,是 'bello.' 'Bella'是女性。而我不是女孩,路德維希。"

路德維希慢慢轉過身,看起來是那麼的迷惑,憂傷,同時又幾乎是愉快的。費里西安諾突然感覺他說的話超過了他想表達的意思。"你不是。"路德維希微微笑了笑,"我道歉。Bello, ciao."

(還沒告白的路德聽見費里說我不是女孩的時候鐵定覺得自己要失戀了。)

補充一下,德軍飛行員和義大利遊擊隊的設定很棒。
大部分的獨伊文常常都是兩個人同一邊(軸心),而這很難得,他們站在對立雙方。
這可能需要點背景知識,我也差點以為這是一戰,想了一下才驚覺:不,這的確是二戰時。
義大利政府雖然是法西斯,但是義大利有很多地方自己組成了反法西斯的遊擊隊,他們被政府,被軸心國通緝,而對他們來說,叛國的是政府。
(本家其實應該是有暗示,看子分那麼討厭路德,他代表的應當是遊擊隊的部分,而義呆就是代表法西斯那部分,他們不僅分南北,也有各自立場)
所以墨索里尼是被自己國家的人抓到,處刑,然後義大利就投降了,投降的是政府與擁護者,對那些遊擊隊來說,他們本就與同盟國站同邊。

但是他們身處的位子又剛好讓他們心中的立場有所緩衝。
費里並沒有直接參加過遊擊隊的戰鬥,也幾乎沒有參與會議,他被爺爺保護著,至多幫忙在街上聽些情報。而他的個性也不像他的哥哥會那樣積極想要參與鬥爭,能夠遠離危險與戰鬥最好,在此之前他對德軍的負面觀感是來自於他的祖父與哥哥。
而路德不是一般的飛行員,他技術在德軍數一數二,開的是戰鬥機而不是轟炸機。
兩者差別在於,戰鬥機相對於轟炸機公平。
轟炸機是地面無差別攻擊,而戰鬥機是對另一架,或是好幾架戰鬥機對決。強者勝,弱者敗。
當然,他參與過英倫大轟炸,前三章就有提及。
然而其實他從來無法接受這件事,即便是偶爾為轟炸機護駕也覺得作嘔。
他夠強,所以他不用一直做那些事情做到他麻木,所以他的立場也有緩衝帶。

有一些對話很直接表現出兩人的價值觀與(路德的)掙扎
※第二章
“在戰爭年代為祖國而戰是每個青年的職責。”路德維希說著,像在背誦劇本。
“這就是你參軍的原因嗎?因為這是你的責任?”費里西安諾是真的好奇。
這次換路德維希愣了一會兒。他深呼吸了幾次,像是在思索,最後回答道:“我愛我的祖國。”
“要是你的國家是為了錯誤的原因打仗呢?你有想過這個嗎?”
路德維希的臉像掠過陣痛苦的抽搐,他眨眨眼以放鬆肌肉:“我的祖國為什麼打仗不是我該管的問題。”
“不,它是。”
路德維希震驚地望著他。

※第六章
“我失眠了。我立刻回到這兒在那之後……”路德維希痛苦地閉上眼,舉起一隻手穿過自己淩亂的頭髮。“Mein Gott([德]我的上帝),我該為此受到懲罰。”
“在什麼之後?”

路德維希試圖微笑了一下。“那是個糟糕的夜晚,費里西安諾。這就是一切,一個糟糕的夜晚。”路德維希被一陣顫抖打斷,“我只是……只是需要去……”他看著自己的手,卻像是透過它們看著什麼無形的東西,眼神空洞而黑暗。

他近乎耳語道:“我總是被自己的內心提醒,這世界上有一些是無辜的。”



接著剛剛貼的第六章,費里再一次為路德唱了歌。
這一次他唱的就是Auf Wiedersehen, Sweetheart.
然後,接著前一天費里一直想問出來的答案,路德就告白了。
想到費里一直問人家為什麼沒有女朋友其實有點想笑。不過問題是什麼不重要,費里很厲害的點在於他看得出路德有話要說卻一直不說,然後他就一路問到底。

“費里西安諾。”
他僵住了,微微張大眼。“怎麼?”他不能發出比耳語更大的聲音。

路德維希的目光掃過天空,又轉向田野,他閉上眼睛深吸了口氣。然後再次張開那雙碧藍的、冷靜的眼眸。仿佛一切都靜止了。

“我是如此愛你。”

我激動得想尖叫啊!你知道要一個冷靜內斂的日爾曼帥哥說出這一句話有多麼千載難逢嗎?
如果是法叔說這句話,就算他是對亞瑟說,我也看得蠻平常。(我是堅定的法英,但是在這個系列裡,我看見這裡的米英在一起的時候我也覺得很開心)
你知道作者這一段用的是費里視角,我和費里一樣忘記要呼吸嗎?
這殺傷力!!!
費里的回答,“路德維希,用德語怎麼說‘吻我’?”也是非常,怎麼說?我不知道怎麼說!
那個情境慢慢地把情緒推上去,到了這一刻真的是殺傷力強大。


接下來是路德的兩場空戰。
我們先跳回第三章,有關路德選擇的討論。

“你最喜歡哪個?足球還是飛行?”費里西安諾開始慢慢後退,把球拋向空中,再向前接住它。路德維希又一次遲疑了,費里西安諾注意到他總是會在給出答案之前先斟酌一番。這是聰明的做法。

“它們很不同。”

“但你選擇了飛行而不是足球。”費里西安諾試探著說。

路德維希不自在地挪了挪身體:“是選擇了我的國家而不是足球。”

但其實路德也是很喜歡飛行的,應該說,他也熱愛飛行,並不少於足球。
有另外一段討論就不引述了。
在文中第一次空戰時,路德非常難得地自負了起來,這很罕見,他一向是個冷靜理性而謹慎的人。
雖然之前他對費里也有說過這樣的話:

“他們的飛行員……怎麼樣?會比你更好嗎?”

“他們的確很棒。”路德維希露出一個細小的微笑,“但沒有比我更好的飛行員。A Mustang is no match for a Messerschmitt。”

不過我覺得這比較偏於對費里的安撫,以及自信,而非自負。
但在這一次空戰的時候,他叫他的小隊向下甩開敵機,自己卻上升,把敵機整個引過去,即便他知道對方領隊是全美最好的飛行員。
這其實沒什麼,他被好幾架包圍他還能一架一架打下去,然而在文中很明顯是他的自負造成了一時誤判,導致左翼被擊中不得不迫降。
這樣的自負我想是來自於壓力,那時他與費里告別一段時間了,美軍步步進逼,每幾天隊上就少些人,到了這個時候他帶的隊成員都太年輕。路德自己才20初,我們可以想像所謂太年輕是怎麼樣一個程度。
這不是第一次包圍,他不想再少人了,他是領隊,這樣的壓力使他認為必須這麼做,而為了讓自己放膽這麼做,他非常難得地自負了一回。
我在看的時候是這麼感覺到的,不知道有沒有感受錯誤呢…
不過,路德開戰機實在是太帥了,我不得不這麼說。


文中第二次空戰已經是在路德迫降,被俘,再被費里救出來,而費里卻在這個過程中中彈生死不明之後。
路德一邊開著戰機,一邊浮現費里中彈當時的畫面。
我認為作者這裡的穿插筆法很高明。
路德無法保持冷靜,他的煩躁促使他想把敵機全部打下來,甚至不顧自己與其他隊員的安危。
他努力想起,也努力忘記。
把費里送院之後就斷了聯絡,不知生死。他記憶中原本乾淨美好的費里,現在只要想到就染上血。
他不能忘記他的愛人,也拒絕想起最可怕的那晚。
我得說就算是狂躁的路德,開起戰機還是很帥。
然而路德還來不及平復心情,事態就變了。
在他終於確定費里活著後…我得說,於他倆這才是地獄的開始
後面不想多提嗚嗚嗚嗚
就像之前說的,一個在煉獄掙扎,一個在絕望中等待。


除了他們兩個之外,每一個人的塑造也很鮮明。
深愛著家人與安東尼奧的羅維諾,脾氣暴躁又愛說反話,但其實愛得很深的他我也很喜歡。
還有凡事以羅維諾的安全為先的安東尼奧,被抓去刑訊再被羅維救回來的他…上帝啊,我真的不忍心看。
還有因為深愛著兩個外孫最終懂得放手的外公。
更不用說米英兩個。
阿爾在告訴費里路德被關在哪裡的時候,費里問為什麼。
阿爾拿出亞瑟的照片,他說:如果那個人是他,我能一手掀翻整隊德軍。
對阿爾好感度瞬間上升十個百分點。
所以我說,我會祝這個系列裡的米英幸福。

話說這裡的獨伊完全是,雙向一見鍾情,雙向暗戀,然後確認心意之後互相等待,從希望中等到絕望中,最後在殘破的靈魂完全破碎之前再一次得到彼此,永遠不用再說再見。
愛情與親情都塑造得很成功呢,我想我有空會去看看其他篇…有空


最後用路德對費里說的話作結吧。
沒有恐懼就不能有勇氣。
我認為如果你需要,你就會非常勇敢。




*1:同系列中的《We'll Meet Again》(終將再會)(米英)是【在你最預想不到的時候,愛情來臨,驅散孤獨。】;而《Bésame Mucho》(深吻我吧)(親子分)是【愛情戰勝恐懼。】;《Lily of the Lamplight》(普奧) 是【無私,救贖,愛情讓人積極向上。】
*2這並不是我很久沒有寫虐文的原因。我不寫虐文是從我說過這麼一句話開始的:「因為我至今從來沒有在愛情中得到過真正的幸福或是好結局,我覺得如果能在我的筆下,那個我能控制的範圍內,能讓他們幸福的話,那麼我也會一起感到幸福,我寫到結局時會忍不住微笑,所以我想這麼寫。」我已經忘了是跟誰說過這句話,但是我說過這句話之後,就沒再寫過BE文了(所以在合本裡面,在我親愛的搭檔們全力灑玻璃渣的時候,我常常是灑糖平衡的那個哈哈哈)。喔,不要為我擔心,我還不滿18,急什麼,有人連戀愛都沒談過呢,而且我在感情上本來就看得蠻開的,應該吧,我自認為我現在過得很好,這樣就好了(笑)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J_83cqbxaE 很棒的AMV,再看文章之前至少看過五次,沒一次哭過,看完文回來看,第一句唱出來就哭了。
*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RR2OOvn3Ew 其實蠻好聽的,可以想像費里那個清亮的聲線唱出來一定效果非凡。
*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WsuLH4sulA 再見用的是德語,然而這是首英文歌。路德剛教會了費里德語的再見,費里回家就在收音機裡聽到了這首歌。之後費里也對路德唱過。我以前一直比較喜歡翻成再會,然而看完之後,我想用再見的確更適合。

題目:電影、電視、小說、漫畫。 - 部落格分类:日記心得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留言: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