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親子分】More Then Attraction翻譯--第四章第一、二節
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7876242/1/More-Than-Attraction
貼吧翻譯:http://tieba.baidu.com/p/2229139650
姊妹作翻譯:http://tieba.baidu.com/p/2936401840?fr=good
前言:
主親子分,輔獨伊
我並沒有拿道翻譯的授權,也沒有詢問原翻譯是否可以繼續翻,先為我的失禮道歉。
但我並沒有自信可以繼續翻到完,所以也不好意思去詢問,如果我這兩個月內沒有去問的話,兩個月後會自己刪掉。
或者原翻譯覺得不妥的話,也會刪掉的。
英文程度大概是中檢,文筆最近又離我而去,有任何地方有疑義都可以提出指教。
貼吧翻譯到第三章第一節已經是去年的事了,所以突發奇想想續翻,請多指教了。
建議先去看姐妹作(主獨伊,輔親子分)

本章有R15部分,慎入
本章有R15部分,慎入
本章有R15部分,慎入

第四章第一節

伴隨著最後一陣顫抖,羅維諾從安東尼奧身上滾開然後重重地在自己那側躺下,深吸了幾口氣。當安東尼奧在他淫靡的肚皮上滑過他的手,抹過一片狼藉的時候[1],他呻吟了下。「你最好再想想。」他喘著氣說道。「如果你覺得我在短時間內可以再來一次的話。他媽的。」

他微微地暗自發笑,將指尖帶到羅維諾的頸項。「沒關係。不論如何,在我去做早餐之前我需要沖個澡。」然而,安東尼奧並沒有任何要起床的動作。「或許我可以再等幾分鐘…」

「你是應該,」義大利人靠在他的喉上抱怨道。當安東尼奧開始撫過他兩股間的粗糙毛髮,他輕咬了頸上的吻痕一口。「我的意思是,你是應該去沖個澡。你終於休了一天假,而我不想跟聞起來像這樣的你度過這一天。」

安東尼奧呻吟著下了床。「好吧,好吧。說到工作,如果在我沖澡的時候手機響了,你能幫我回一下嗎?我不應該會接到電話或任何東西,但狗狗們不一定會照著我的計劃來。」

「是啊,是啊。」當西班牙人在他狹小的房內閒晃著找衣服時,羅維諾對他揮揮手後舒適地躺進了安東尼奧的被子裡。他看著古銅色的後背隱沒在門外,然後自己揚起了微笑。

在幾分鐘的淺眠之後,他猛然被一陣令人不快的響聲吵醒。羅維諾呻吟著看著手機,希望那不會真的是安東尼奧的工作。他之前說過他將會做一頓家常菜,而那正是他想要的。終於,他找到了手機,他打開它,然後看見那裡真的有一個訊息。

星期二 8:07AM
555-6378:嘿安東尼奧,這裡是愛莉西亞,還記得我嗎?我想知道你是否還有興趣再過來一次…你知道我指什麼(眨眼笑)

羅維諾讓手機掉了下去然後眨眨眼。然後,緩緩地,他拾起它然後凝視了一陣子。再一次?還有那眨眼是他媽的什麼鬼?再一次?他什麼時候過去個叫做愛莉西亞的婊子那兒了?他整個星期都跟羅維諾在一起。

…但自從他從比利時那兒回來也不過過了五天。這次出行持續了八天,然後他在機場直接回到了安東尼奧的懷抱裡。他們幾乎是在進了他的公寓之後就做了,至少沒在外頭丟人現眼。他曾經就這麼假設安東尼奧為了他堅持了很久以至於在爆發的邊緣。但如果事情不是這樣呢?

沒有意義地,他開始想像安東尼奧有多麼可能曾經和那女孩有一腿,而且為什麼只有她?他過去曾和許多人有過性關係。羅維諾實在是太過於愚蠢才會認為他會與僅僅一人安定下來。義大利人跳下了床,匆忙地穿上衣服,甚至不關心襯衫是不是穿反了。

當抓過離自己最近的襪子,看見自己肚子上的一片混亂時,他的胃不舒服地翻滾起來,在套上襯衫之前匆忙地將自己擦乾淨,然後跌跌撞撞地走到了玄關,他的腳步微微跛了一下。

他需要一些新鮮的空氣。而回家一趟就足夠了。


第四章第二節

安東尼奧走出浴室,將浴巾圍在腰上,另一條毛巾則在頭上。「所以我需要弄些捲餅當早餐。它們或許不像你所習慣的那樣精緻,但他們是很好的…」當他拿下頭上的毛巾後沒見到羅維諾在床上時他的聲音減弱。對公寓一個快速的搜尋正名了他不在這,而且他所有的衣服也一樣不見了。到底發生了什麼?

星期二 8:28AM 安東尼奧:羅維,你在哪?
星期二 8:29AM 安東尼奧:你去雜貨店買東西了?
星期二 8:29AM 安東尼奧:因為我昨晚先去買過了。驚喜!(笑臉)
星期二 8:30AM 安東尼奧:羅維羅維羅維羅維羅維羅維羅維
星期二 8:47AM 安東尼奧:羅維,我看見簡訊了。我很快就去你那。拜託讓我解釋。
星期二 8:49AM 安東尼奧:拜託,羅維諾。
星期二 8:58AM 安東尼奧:羅維,拜託你開門。
星期二 8:59AM 安東尼奧:好吧,如果你要這樣那我會用藏起來的那把鑰匙。
星期二 9:02AM 羅維!你對藏起來的鑰匙做了什麼!
星期二 9:03AM 拜託,讓我進去!我不會停止按門鈴的!
「別鬧了!」羅維諾的臉出現在門口,脹紅、困擾又疲倦。「你他媽的在做什麼?」

即便羅維諾在抗議安東尼奧還是將自己推得更進去一點。「我知道你看到來自…呃,那個女孩的簡訊。但這並不是我真的要過去或是做任何事情!我無法阻止別人傳簡訊給我!」

「停!」他咆哮著以匕首般的眼光怒目而視。「你他媽的離開我的房子。你沒有任何權利,而且我要叫他媽的警察來了。」

「為什麼?」安東尼奧在為他這件事情平反前不會離開,他就是不能。「看著,我沒有出軌,或者任何你正在想的事。就讓我們回我家,然後我們能享用早餐,就像我承諾的一樣,好嗎?」

「滾出去!」他猛推安東尼奧直到他撞上牆。「我不想聽!我應該…不。我確實一直都有預想過這種事。」羅維諾吞了吞口水。「你不用解釋任何事。我知道這終究是會發生的。」

安東尼奧的綠眼盯著他,更加迷惑了。「你在說什麼?羅維,我只是說我沒出軌。我甚至不記得那女孩是誰!或許在很久以前我給過我的號碼給她或其他可能。」如果它有她的照片或許想得起來,但他對名字的記憶通常很差勁。

有一瞬間羅維諾看起來很受傷,但他的下巴迅速地咬緊,偽裝了起來。「就因為你記不住他們,你認為這有比較好嗎?」

「噢我不知道!當然,我甚至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看起來我不知道的事很多,嘿?」安東尼奧開始感到事態危急,想讓一切好一點。「你生氣是因為很多人有我的號碼嗎?好,我等等就去換號碼!」

羅維諾發火地瞪著他。安東尼奧能看見他頸上的血管,而那說明了他正嚥下他感受到的任何情緒,然後換上一臉的憤怒來掩蓋它。「別傻了。這…這不是你的錯。」他握住了門把然後進一步地把門打開。「你自己警告過我。只是我沒聽。」

「我…但…什麼?不羅維,你在對我生氣。或難過或失望或任何東西。告訴我要怎麼讓一切好一點。」他將他的手放在羅維諾的手臂上,順著往下直到他握住他的手。「拜託,告訴我該做什麼。」

年輕男子將他的手用力拉遠然後拖到他的胸前。「無事可做。你告訴過我你會繼續與人調情[2],而我以為你在開玩笑。不過我接受了,所以這是我的問題。我是個商人,安東尼奧。我知道如果我沒注意每個項目和條件,它就會回來反咬我一口。然後它的確這麼做了。這是我的錯。所以拜託就這樣離開吧。我不能…」

這使他震驚而困惑。「與人眉來眼去?[2]是啊,我是,所以呢?你也是啊。任何時候我們看見漂亮女孩,你總是那樣微笑。但我不知道為什麼調笑會讓你像這樣子,我並不會對每一個我搭訕過的做所有的事。」

「別對我說謊!我讀了那個他媽的簡訊!再一次,她說。」羅維諾的雙頰泛著受侮辱的紅。「所以那是當我在比利時的時候?下地獄去吧,你就不能用你的手嗎?去你的!」

安東尼奧的嘴安靜地張了張。「噢。」然後他搖搖頭。「羅維,我發誓,自從我們開始交往後我就沒跟別人了。而且我認為是從我們第一次去喝酒時開始。我一定是在這之前和她睡過。」

「你要怎麼期待我會相信?你是那樣該死的爽朗又受人歡迎還有、還有你就是會吸引人往你過去。你不會和一個像我這樣的人安頓下來的。我不相信你甚至將我擺、擺在第一位,而且我也不知道這怎麼能持、持續這麼久,但──」

西班牙人突然間從牆邊向前走了一步,這讓羅維諾閉上了嘴。「我會証明的。」安東尼奧說,然後他…離開了。就這樣走出大門然後在身後又關上了它。羅維諾顫抖地呼出一口氣,想著他應該要為他走了而放鬆下來,這樣他就能繼續他的人生。而事實上這就是讓他感到一點也不舒緩的事。

他像以往一樣地繼續這一天,除了每兩分鐘確認一次手機之外。他在家中緩緩打轉;嘗試著閱讀,雖然他的心不在那裡;嘗試著睡覺,雖然喉嚨後方一陣痛打擾了他的休息。

五點時,他嘗試著做晚餐,在過去幾周幾乎與安東尼奧吃了每一餐之後,只做一人份的義大利麵是一種鬱悶。但他並沒有想到他,一點也不願意想到那個渾蛋。他已經在自己的人生之外了。或許這是好事。他的手在攪拌白醬時顫抖,一些很深的、糟糕的傷痛在他的胸中崩塌。他一直自己一個人做這件事。他一直讓人佔一席之地,在他的人生中,在他的心中,直到他該死地確實知道了沒有任何事能夠真正地一直持續下去時。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他的伴侶在他們交往時和別人睡了,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噢或許這是。羅維諾無法想像為什麼他會想再試著愛一次。

在他能吃下任何東西前,門鈴響了。羅維諾嘆氣,希望不管在門前的是誰都不會耽擱太長時間。他討厭吃冷的義大利麵,幾乎就像他討厭微波義大利麵那麼多。羅維諾走到門前打開它,甚至沒看一眼窺孔。

安東尼奧勝利地對他露齒微笑,即使看起來有一點蒼白。羅維諾盯著他。「…天殺的做什麼?你為什麼在這裡。」

「我說我會証明,不是嗎?」他轉過他的頭,而羅維諾看見了白色繃帶在他的耳後。安東尼奧拆下它,然後就在那裡,皮膚上,是一顆小小的心,伴隨著Mi Lovi[3]的字樣纏繞而下。義大利人的下巴掉了下來。他瞪著暗色的心和字型的曲線,然後扯開視線去對上安東尼奧的眼。「你他媽的瘋了嗎?這是永久的!」

「沒錯!」安東尼奧在將繃帶貼回去時縮了一下,那還十分地脆弱。「我將會在我的皮膚上帶著這個度過餘生。所以你別再一次認為我不愛你,或者我對你出軌,或任何類似的事,好嗎?這會証明這件事的!」

羅維諾先前變得銳利的眼,很快地--事實上實在是太快了以至於年輕男子自己似乎沒發現到它發生了--浮在液態的情緒中。「你…呃。」

安東尼奧意識到他剛剛說了什麼,一陣淡淡的紅暈刷上他的雙頰,然後他給了個有些害羞的微笑。「因為我就是。我的意思是,愛著你。如果我不是的話我不會弄一個有著你名字的刺青。」

吸氣後抹了抹雙眼,羅維諾搖搖頭。「你是個他媽的蠢貨,你知道嗎?我討厭你。我實在討厭你。讓你的屁股滾進來。」

西班牙人露出個釋然的微笑,走進門。安東尼奧雙臂環著羅維諾,將他的頭靠在他肩膀上。「我很抱歉讓你哭了。你還好嗎?」

斷斷續續地抱怨著,羅維諾關上了門後任安東尼奧將他拉近了點,試探地將自己的雙臂靠在安東尼奧的腰上。「我當然很好。而且我也沒哭。你只是在想像一些垃圾來滿足你的自我。不,別看!」

「好的,你沒哭。只是有些東西在你眼裡。」安東尼奧說道,偷笑著。他微微地往後拉了點以讓他們能夠進到房子更裡面。「但現在,你將永遠不能擺脫我了。我聽說弄掉一個刺青比畫上去更痛,所以我永遠不會離開了。」



[1] when Antonio slid a hand over his debauched stomach, smearing the little drops and ribbons of come. debauched,放蕩、墮落的,但作者指的應該是肚子上,咳,的樣子,後面不太會順暢地直譯(在剛剛釋放的幾滴和帶狀物?上塗抹)就直接意譯了,反正畫面大概可以想像啦-////-

[2] flirt,玩弄、調情、眉來眼去。如你們所見,子分認為是偏前面的意思,而親分覺得是後面的意思,也可以引申為調笑、搭訕,如果大家還記得的話,親子分第一次去吃飯兩個人還比賽誰要得到女服務生的電話(調情/深入搭訕)。而眉來眼去和純搭訕又比要電話的等級再低一點,對兩個人南歐人來說都是像呼吸一樣沒關係的。

[3] 西班牙文與義大利文的意思都是「我的羅維」

題目:APH相關&同人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留言: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