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親子分】More Then Attraction翻譯--第四章第三、四節
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7876242/1/More-Than-Attraction
貼吧翻譯:http://tieba.baidu.com/p/2229139650
姊妹作翻譯:http://tieba.baidu.com/p/2936401840?fr=good
前言:
主親子分,輔獨伊
我並沒有拿道翻譯的授權,也沒有詢問原翻譯是否可以繼續翻,先為我的失禮道歉。
但我並沒有自信可以繼續翻到完,所以也不好意思去詢問,如果我這兩個月內沒有去問的話,兩個月後會自己刪掉。
或者原翻譯覺得不妥的話,也會刪掉的。
英文程度大概是中檢,文筆最近又離我而去,有任何地方有疑義都可以提出指教。
貼吧翻譯到第三章第一節已經是去年的事了,所以突發奇想想續翻,請多指教了。
建議先去看姐妹作(主獨伊,輔親子分)


第四章第三節

羅維諾自他的手機抬眼看了安東尼奧,然後以手肘碰醒了淺眠中的西班牙人。重新坐直的同時,安東尼奧的手臂緊緊地環著羅維諾的肩膀,帶著睡意地笑了下,無視了電視上播放的記錄片。「嘿,」義大利人說道。「我在一個專業的網站上讀了這些東西,它們說你應該在弄上刺青幾個小時候拿下繃帶,然後用無味肥皂洗掉。現在已經太久了。他們沒給你一些說明或其他什麼嗎 ?」

「呃,噢他們給了我這張紙。」他從皮夾中拿出它,然後打開這張照護說明。「我太急著趕來了,所以我還沒讀它。」足夠確定地,它顯示著他在現在之前就應該把繃帶拿掉了。「羅維?你能幫我洗掉嗎?我真的沒辦法清楚看見它。」

「好,好,你這個大寶寶。來吧。」

在浴室裡,當他脫掉衣服時無視了安東尼奧所有別有深意的發言,然後把這個赤裸的男人推進了淋浴間。「我拿了些無味肥皂,」他說。「但洗髮精裡有酒精,而那個網頁警告說要避免這個。所以你自己洗頭,試著別讓泡沫接近刺青。」

「好的。」安東尼奧感覺到一個笑容在臉上咧開。「所以如果我是個寶寶,這是不是代表你是我…爹地?」

「我正拿著肥皂在你眼睛旁大約兩吋的地方,」羅維諾說道,將手上的泡沫抹在一起。「你是想讓他們過去那兒?」

他看了眼肥皂,然後聳聳肩。「總之你會是個粗暴的父親。而且你將會無時無刻打我的屁股。」只是為了預防萬一,他在說完後閉上了眼,畢竟他不是真的期待羅維諾將肥皂抹進他的眼裡。

「你真的如同字面上那樣熱烈要求我虐待你是吧?」[1]他咕噥道,輕柔地在膚上的紋身打圈搓揉著。

他碰到一個非常脆弱的部分時安東尼奧縮了一下,不過讓他繼續下去。「當我能夠打你的屁股回去,我就不會介意了。你甚至可以說我曾經是個壞男孩。」即便正在調情,他還是試著靜坐不動,他可不想讓這件事變得比現在還要痛。

「閉嘴然後沖水,去你的受虐狂。」他抿嘴笑了下,然後當西班牙人開始抱怨時,他給了這個光亮的褐色屁股一個又快又狠的巴掌。「我說閉嘴。」

他拿起洗髮精然後開始在頭髮中小心地使用它,確保距離他臉的那一側不會太過接近。安東尼奧向下看著義大利人然後揚起微笑。「你想知道為什麼我在我的耳後紋上它嗎?」

「我知道你無論如何都會告訴我,」他回答道,雙眼在安東尼奧的眼中閃爍。

「我文在這裡是因為那是其中一個屬於情人的位置。我的意思是,沒有其他人會咬我耳朵。」然後他偷笑了下。「而且我想那會比紋在我屁股上優雅點。」

「就那麼一點。」羅維諾同意道,然後當安東尼奧將自己的頭髮與身體沖乾淨後,羅維諾非常快速地在他的頰邊印上一吻,在他從架上抓過毛巾扔在安東尼奧臉上之前。「去穿衣服。我自己要洗澡了。在這之後我想看完我他媽的電影。」

他在擦乾自己時揚起微笑,再一次於處理頭髮時小心翼翼。「好吧。我會待在沙發上。」他走出去,穿回他的褲子,但就不計較襯衫了。安東尼奧坐上沙發,在羅維諾洗完之前沒有放回電影的打算。不到十分鐘後,羅維諾穿著乾淨的衣服帶著濕漉漉的頭髮踏進了客廳,看了眼沙發上的狀況。無意中,一個微小的笑意停留在他的唇角。從房間角落的長毛絨椅上抓起了毛茸茸的罩毯,將燈關掉,然後他在愛人的旁邊坐下,蓋上小毯,按下了撥放。

第四章第四節

安東尼奧在床上看著羅維諾在房間裡轉繞著,收拾他的衣服準備回家。這不是事先計劃好的,但他接到了一通緊急電話,而他必須在過去辦公室之前回家換衣服。當他看著他時西班牙人嘆了口氣。「你知道…你應該搬過來。」

「不是現在,你就閉嘴,我必須思考。」羅維諾咆哮道,跳進他的(緊得有些罪惡的,僅給安東尼奧的福利,他喜歡這麼想)牛仔褲然後匆忙地扣上襯衫。年輕的男子拍打著他的口袋然後對自己咒罵著。「該死,該死的,你有看見我的車鑰匙嗎?」

他指了指梳妝台,但沒放棄地說。「我的意思是,我們幾乎每晚只會睡在這裡或你家。如果我們住在一起,不論誰第一個回家就可以做晚餐!就考慮下,好嗎?」

他甚至沒期待羅維諾在那時會聽進去,他進行的搜尋是如此瘋狂。他從房裡離開,將手機滑進後袋裡,然後當安東尼奧聽見一聲勝利的喊叫自遠處傳來,他猜羅維諾找到它們了。

幾乎一個小時後,當他終於將自己從床上跩起來,安東尼奧確認了一下他的手機並發現了一條來自羅維諾的新訊息。案子會持續進行到晚上。我會在辦公室過夜。如果你在一點左右拿一些我的衣服過來,我們可以一起吃午餐。

他對自己微笑了一下,已經計劃著他們能去哪裡吃飯。安東尼奧到了羅維諾家中幫他拿了些衣服,然後去到了學校。當他在那裡的時候,他才能讓自己的眼不一直盯著鐘,因此,當十二點四十五分時他帶著衣物離開了。

羅維諾在市中心一間小咖啡廳與他碰面,嘆著氣接過了袋子。「有時候身為經理的孫子是種不幸,」當他們一坐下他便抱怨道。「但至少這個案子結了後我這周就能休息了。為了一個新調味風味而奮鬥。說的像是我們沒有她媽的一整層樓專門去做這件事一樣。」

安東尼奧露齒一笑然後坐下。「你已經點餐了嗎?」這是個相當小的咖啡廳,裡面也有些其他的情侶但不多。以及,既然羅維諾選了它,那麼這裡的食物一定很棒。

「不,我剛剛在等你。給我一杯咖啡,謝謝。」當一個豐腴的,有一點年紀的女服務生站到桌邊時,他點了餐,對她禮貌地微笑。

「所以你們一切進行得還好嗎?那通電話聽起來很緊急。」安東尼奧問道,也點了杯咖啡,盯著菜單看看這裡有什麼。

「那是些我們聘請的愚蠢雜碎像是語言學家──沒事。敬業的精神已經死了。很明顯地,我們有一個高薪的口譯對其中一個花費最高的土耳其客戶有一些口誤。我年輕時花了幾年在土耳其念書,所以我就被叫來解決這個問題。」

他點點頭,當那位女士端來它們的咖啡時向她道謝。「嗯,這同時是我們兩個的午餐休息時間,我不想談關於工作的事。你有思考過我說的那件事嗎?」

「嗯?」羅維諾將砂糖拌入他的杯中然後皺眉。「你說了什麼?」

「我說我認為你應該搬來我那裡。你曾經說過你的房子對你來說太大了,所以搬進來跟我住吧。」安東尼奧說道,聽起來很輕快,像是這對他沒關係,但他真的希望羅維諾能搬進來。

杯子懸在半空,距離羅維諾的嘴只有幾吋。他的眉毛高高地挑起以至於幾乎隱沒在瀏海中。「…你…等等,你什麼時候決定這個的?」

安東尼奧嘆氣。羅維諾今天早上確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當你要趕去工作的時候。如果你住那裡,你所有的衣服都會在那裡,然後你就不用在工作前還得先回一次家。」

如果要說的話[2],羅維諾看起來感到了困惑。他緩緩地啜飲著咖啡,在放下它並盯著那黑暗與苦澀的深處之前。「然而,你不太…喜歡你的住處吧?我的意思是,現在這聽起來似乎是個好主意,但如果你不得喘息,你應該不會非常喜歡它。」

「需要這個空間的不是我。但這由你來決定,我想我們住在一起會很棒的。」就算他的住處有點小。但他們可以將一些羅維諾的家具放進來取代他的家具,然後他可以多做一點清掃。

「噢,呃。」安東尼奧可以看出他有點慌張,而他那暗金色的眼告訴他這不是不好的那種慌張,但他仍然有些遲疑。「讓我們…讓我們給這件事一點思考。好嗎?」

安東尼奧的手在桌面覆上了羅維諾的手。「好的,你想想。當你準備好的時候告訴我你想怎麼做,因為我已經下定決心了。」

在一瞬間後義大利人點點頭,將手掌翻過去覆上安東尼奧的手。「我會的。但如果你改變主意了就告訴我。」

「我不會改變主意的。」他說道,不帶猶疑。

「是啊,好的,但如果你改變了,答應你會告訴我。我想…這件事如果你需要就再說吧。[3]」

安東尼奧微笑著點頭。「好吧,如果我反悔了我會告訴你的。但我不會。」

「我猜你不會。」羅維諾柔聲地喃喃,審視著安東尼奧的手背。當女服務生在他們面前上菜時他往後跳了回去,匆忙地著手開始吃飯,在這期間滿臉通紅。

[1]Is it abuse when you’re vary literally and ardently asking for it?不知道怎麼直譯就意譯了。
[2]If anything,其實不是很確定是不是這樣翻…
[3]Iwant to… talk about it and shit if you need to.同樣不知道該怎麼結合上下文翻…

題目:APH相關&同人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留言: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