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親子分】More Then Attraction翻譯--第四章第五節
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7876242/1/More-Than-Attraction
貼吧翻譯:http://tieba.baidu.com/p/2229139650
姊妹作翻譯:http://tieba.baidu.com/p/2936401840?fr=good
前言:
主親子分,輔獨伊
我並沒有拿道翻譯的授權,也沒有詢問原翻譯是否可以繼續翻,先為我的失禮道歉。
但我並沒有自信可以繼續翻到完,所以也不好意思去詢問,如果我這兩個月內沒有去問的話,兩個月後會自己刪掉。
或者原翻譯覺得不妥的話,也會刪掉的。
英文程度大概是中檢,文筆最近又離我而去,有任何地方有疑義都可以提出指教。
貼吧翻譯到第三章第一節已經是去年的事了,所以突發奇想想續翻,請多指教了。
建議先去看姐妹作(主獨伊,輔親子分)

第四章第五節

星期三 8:48PM 安東尼奧:你該不會真的還在工作吧?你待在那裡幾乎兩天了!
星期三 9:04PM 羅維諾:是,我現在剛做完。我討厭這樣要求別人,但你能過來接我嗎?我幾乎睜不開眼了。
星期三 9:05PM 安東尼奧:當然,我大約二十分鐘後會到。

安東尼奧幸運地搭上了下一班正好會停在羅維諾辦公室外的巴士。雖然他沒車,但他有駕照,所以載羅維諾回家這件事能完美解決。

羅維諾完全不帶以往優雅地滑進了後座,並在安東尼奧發動車子時很快地睡著了。當經過第一個號誌燈時他開始打鼾,然後當他們回到家時以安東尼奧所看過最不高興的樣子被叫醒。

「嘿,別那樣看著我。你才是那個讓自己工作到快死的人。」安東尼奧跟著他一起走進門,當他們進到臥室時,他開始幫他脫衣服和鞋子。「就一分多鐘,然後你就可以去睡了,好嗎?」

「我聞起來像是『無能』,[1]」他抱怨道,向後倒在床上。「還有影印機。他媽的組織分工。[2]」

「好吧,我們終於正式地找到了是什麼讓你不講道理了。」安東尼奧終於把他的長褲脫了下來,他想他應該可以穿著襯衫和內褲睡覺,拉下被子讓羅維諾可以蓋上。然後他開始脫自己的衣服。疲倦地,羅維諾爬進了棉被裡並縮在他那一側,他的臉深深地陷在安東尼奧的枕頭裡。

「是啊,」當安東尼奧在他身邊滑進被子裡並將他拉近時他發出了一聲嘆息。「我可以住在這裡,我想。」

安東尼奧的呼吸被這句帶著睡意的話捉住了。他的意思真的是那樣嗎?甚至,羅維諾真的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嗎?他蜷在義大利人身旁並把頭放到枕上。「我們早上來談這件事。」因為如果他用他半睡半醒之間說的話來定案的話,羅維諾是不會同意的。

十三個小時過去,羅維諾終於開始有動靜,他的喉嚨發乾而且口內也感到黏稠。幸運地,安東尼奧已經起床了,所以他躡手躡腳地走進浴室刷牙並把自己的沉重感跟著水一起嚥下。[3]

當他出現在廚房的時候,他發現安東尼奧與一杯熱咖啡已經在等他了。羅維諾在桌邊坐下,然後不發一言地喝了起來。

他打了個呵欠,有些昏昏欲睡[4],然後看了眼坐在對面的西班牙人。「你得去習慣不是爛品牌的咖啡[5],如果我們要開始同居的話。」

黑髮男子燦然地露齒一笑。「所以你還記得你昨晚說了什麼。太好了,我還在想要提這件事。」

「我沒醉,只是他媽的累而已。」廉價咖啡的味道讓他退縮了下,但他繼續喝下去。「我不知道該怎麼樣讓我的東西切合這裡。然後我的沙發可以展開成一張床,所以當費里過來的時候我們必須把你的沙發換掉。」

「噢,好,我們完全不用留我的沙發。我們可以為我們的東西找個儲物間,我們挑選一些東西留下,然後把剩下的放進去。」安東尼奧說道,啜了一口他的咖啡。

「然而那些你放進去的東西你就不會再拿出來了,對吧?」羅維諾微微皺眉說道。「我是說,我沒有付出費用或其他什麼[6],但我擁有的東西很多都是家人送的禮物。」

他聳聳肩,因著羅維諾將要搬進來跟他住的未來而明快地微笑。「嗯,或許過一陣子我們可以移出一些其他的空間讓我們搬進你所有的家具。但不會像你現在住的空間一樣。那實在很大。我甚至不知道你是怎麼維持一切整潔的。」

「而我也不知道一個男人要怎麼把這一切弄得這麼亂。」羅維諾答道,對著自己的杯子哼聲。「太荒謬了。」

「才沒這麼糟!這又不是我把垃圾弄得到處都是,只有一點地方。」比如桌上和角落和儲物架。但他大多都讓地板保持清潔。安東尼奧微笑,用某種角度側了側頭以讓羅維諾能看見他的紋身。「我試著保持更乾淨點。但你也要幫忙才行。」

「嗯,沒有垃圾,」他說道。「但你也知道,如果我整理了然後當我下班回家時發現就像龍捲風掃過這裡,我會發飆。你確定你有洗你的耳後?一天兩次?」

安東尼奧小小地笑了一陣,向後探去的手幾乎要碰到它。「幾乎了。至少一天一次。」到現在它已經復原得差不多了,但如果被碰到的時候還是較為脆弱一些。

羅維諾皺眉。「第一個星期你必須一天洗兩次。而且你可以開始在上面抹乳液了。結痂會剝落,但不要去抓它。」

「它沒被感染或發生其他什麼事,所以別擔心。」安東尼奧得意地微笑著,用手梳過睡覺時被弄亂的頭髮。它和剛剛看起來沒什麼不同。羅維諾想著,轉了轉他的眼。

年輕的義大利人下顎因為煩惱而動了動。「你應該對待它像是──」他停下了自己的話然後慢慢地吸了口氣。「如果我們要這樣住在一起又不殺了對方的話,我建議我們開始提出一些基本規則。第一條:顯然你在維持一個衛生的居住環境上有一些困難,所以如果你在我有個關於健康的關懷時確實地聽我的,然後執行那些最天殺簡單的要求,我會很感激。」然後他咬牙說道。「…拜託。」

「我不是個懶鬼!只是不像你家那麼乾淨而已。」安東尼奧嘆氣,一個細小的微笑出現在他臉上。「看,自從我去弄紋身幾乎過一個星期了,它很好。我今天開始抹乳液,如果這是你想要的話。」

羅維諾放鬆地嘆息,點點頭。「很好。就是別抓它。」他喝完咖啡並且將杯子連同最後一句話一起放到桌上。「你知道,我們已經該死的整整兩天沒親熱了。」

安東尼奧挑眉,站了起來往他走去。「這個嘛,今天才正要開始…」


#對不起我忍不住要吐槽一下,子分真的難得如此直接坦蕩啊……
#再吐槽一下,這個子分我覺得有一點點弗拉維奧(異色)的感覺,尤其是愛乾淨的部分(雖然他還不到弗拉的潔癖),本家的子分明明亂亂的wwww不過整體上我覺得還是羅維啦,舔舔
#我覺得翻得越來越渣了…

[1]’neptitude,我不知道前面省略了什麼,猜是ineptitude,無能,名詞。
[2]Ffffuck tree.我不知道子分是在說影印太多東西太浪費紙,還是指公司職員的組織結構讓他得影印那麼多份,tree似乎也有指樹狀結構組織的意思,可是不加形容詞單用的例子不常見…
[3]gulp down his weight in water我不是很清楚是不是這個意思(逃)
[4]drowsy from all the sleep
[5]not-shit brands of coffee
[6]I don’t give a shit about expense or whatever.

題目:APH相關&同人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留言: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