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親子分】More Then Attraction翻譯--第四章第六節
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7876242/1/More-Than-Attraction
貼吧翻譯:http://tieba.baidu.com/p/2229139650
姊妹作翻譯:http://tieba.baidu.com/p/2936401840?fr=good
前言:
主親子分,輔獨伊
我並沒有拿道翻譯的授權,也沒有詢問原翻譯是否可以繼續翻,先為我的失禮道歉。
但我並沒有自信可以繼續翻到完,所以也不好意思去詢問,如果我這兩個月內沒有去問的話,兩個月後會自己刪掉。
或者原翻譯覺得不妥的話,也會刪掉的。
英文程度大概是中檢,文筆最近又離我而去,有任何地方有疑義都可以提出指教。
貼吧翻譯到第三章第一節已經是去年的事了,所以突發奇想想續翻,請多指教了。
建議先去看姐妹作(主獨伊,輔親子分)


第四章第六節

「羅維!」費里西安諾輕聲叫道,精準地撞進他哥哥懷裡。餐廳的女接待員在朦朧燈光下收齊菜單時耐心地看著他們。「好久不見!安東尼奧也來了嗎?」

「他不久後就會來了。像以往一樣,這渾蛋遲到了。」羅維諾任他弟弟舒適地靠著他,甚至在被拉進一個擁抱時都沒反抗。

「我們會再多一個人。」當年輕的接待員替他們帶位時他告訴她。美麗的黑髮女子微笑著點點頭,在回到自己的櫃台前替他們放上菜單。然後他將注意力全放在墨鏡後笑得隨和的費里西安諾身上。「你的成績如何,費里?」他問道,然後在費里西安諾開始抱怨時微笑。

「你聽起來像媽媽一樣!」

「太糟了。我希望你能給她一個她想聽到的回答。」

他戲劇性地嘆了口氣,放開黑檀的牽繩。「我只有一些課,然後它們都很好。畢竟那不過是藝術。」

「國小的時候我認識一些富有美感但在美術不及格的渾蛋。別只是因為你有天份就認為你不會犯那種錯誤。你要喝什麼,費里?」

他歪了歪頭,想了一下。他太年輕而不能點酒實在是太糟了。「我要水就好。他們的義大利麵有什麼?」

羅維諾的話被過坐在他身旁並快速地在他鬢角親了一口的安東尼奧打斷了。「嗨!費里!好久不見!你後來都沒有再來學校[1]了!」他讓黑檀嗅著他的手,想知道她是否還記得他。

「黑檀好久之前就畢業了!」他驕傲地答道,頭微微上揚。「感謝路德維希。」

「他是教了你,」羅維諾同意道。「但做到的是你。」

安東尼奧笑了,輕拍羅維諾的膝蓋。「是啊,我知道你們倆現在定下來了。你有發現什麼大的變化嗎?你們倆在一起還好嗎?」

「嗯,是啊,非常好。」費里西安諾說道,他的雙唇彎成一個微微露齒的微笑。「路德維希為我做了很多很棒的事。」

羅維諾在兩人之間看著他們和睦地聊天,感覺到喉嚨深處有一點點挑剔和焦慮搔刮著,但他掃視了一下之後得到了一個完美的視角,看著他的名字精美地寫在安東尼奧深棕色的捲髮下,他放鬆了下來。

在幾分鐘後兄弟中年長的那個站了起來,想在他們的食物送來前去一趟洗手間。安東尼奧讓他離開位子後,坐了回去,對費里西安諾微笑。「我很高興路德維希找到了他的那個人。我一開始還挺擔心他的。」

「我想我們該等等再來談他。我想現在談談羅維諾,如果可以的話。」費里西安諾笑得溫和,但安東尼奧能從中讀出一些嚴肅的思緒。

「噢…好,當然可以。你想談什麼?不是關於他搬家的事,是吧?」他們還在試圖擺平所有麻煩[2],所以這件事還沒完成,而且羅維諾還在找人買他的房子。

「不…好吧,對。我只是想確定你們對這個決定已經準備好了。而且我想說的不只是羅維。」他在女服務生送上他們的食物時暫停了下,將羅維諾的那份放到空的位子上。

安東尼奧審視了下費里西安諾,對於費里西安諾有多麼認真感到驚奇。「搬過來一起住的決定?對,那是我的主意。我愛他,而且不管怎麼樣,我們無論如何每天都會花很多時間在一起。[3]」

「我知道,」費里西安諾快速地答道。「我知道它有多愛你。我只是在想你應該要知道,如果你做出了這個決定,那麼你就完全不僅僅是在跟羅維交往了。我坦白地說吧。我挺喜歡你的,真的,但是假設一下,如果你做了任何傷害他的事,我將會是那個告訴我的家族你做了什麼壞事的人。」當找到他的叉子並熟練地捲起義大利麵時他的聲音放低,輕聲說道。「然後他們可以變得非常、非常可怕。所以!」他再次微笑。「確保一下別做任何蠢事。嗨,羅維!」

羅維諾在兩人之間看了一會兒,感覺到他錯過了什麼。「…算了。」當安東尼奧讓他進去後他坐了下來,然後看了眼餐點確定是對的那份。

「羅維,吃一口吧,這個超級好吃!」費里西安諾伸出了他的叉子,羅維諾順從地著吃了,舔了舔唇。

「媽的,那真好吃。這裡。」他刺了滿滿一叉子自己的那份後將它放回費里西安諾的手裡。「費里,你可以在你的空房間讓我放一些東西嗎?安東尼奧家太小了。」

「當然!但我不懂為什麼不是安東尼奧搬進你家就好。那不是更簡單嗎?」費里西安諾問道,在吃下羅維諾那份時偏了偏頭。

安東尼奧看向羅維諾,希望他能回答。的確,如果搬到他那裡會更容易,更大的房子,更大的廚房,更大的任何東西。但他還記得第一次羅維諾過來時,他說那感覺像家。

羅維諾聳聳肩,忽視了安東尼奧的凝視。「如果那對一個人來說太大,那對兩個人也是。唯一的缺點是如果你過來就沒有一間給你的客房了。」

他點點頭,對這個答案很滿意。他們在開始吃飯時全安靜了下來,而羅維諾試了大蒜麵包後露齒一笑。「這裡的食物真的很棒。我會找時間帶路德維希過來的。但他可能不會喜歡,他不認為昂貴的場所值這個價。」

「他是笨蛋嗎?」羅維諾淡然地問。「它們當然值得。如果它很昂貴卻很難吃是一回事,但你享用了美食。你不可能帶他去到任何不好的地方。這可能是一些奇怪的男子氣概問題或是其他什麼。」

費里西安諾帶著愛意地微笑。「是啊,他不喜歡我付全部的帳。那你呢,安東尼奧?」

「當羅維沒有阻止我時我會去付帳。有時候他甚至會去一趟洗手間然後在回來的時候去結帳,以讓我沒辦法阻止他。」安東尼奧轉了轉眼睛,將手放在羅維諾膝上。

「如果我這麼做,路德維希會對我不高興,」費里西安諾嘆氣。「就是因為他對我這麼好,我才想回報任何我能做的一點事嘛。」

「是啊,」羅維諾小聲地同意道,在臉紅之前完全避開了安東尼奧的雙眼。「我是說,媽的,不,那真荒謬,費里,應該要正好相反才對。我希望你每次都讓他付帳。」

費里西安諾不知道安東尼奧大大咧開的笑容,但他能感覺到他很開心。「不,我想為他付帳。他那麼辛苦工作才賺到的錢,而且他已經計畫好他將要把錢用在哪裡了。而且,我通常是那個想要出去吃餐廳的人。」

「但我賭大部份時候也是你煮的。該死的,費里,如果你們在約會而你還得扮演一個他媽的家庭主婦,他應該至少得用他自己的錢帶你出去吃。」

「他也有作烘焙啊。」費里西安諾回擊。「他真的很擅長烤蛋糕。你一定得找時間吃看看。他會做傳統的德式巧克力蛋糕。那有些,羅維,但那很棒!」

安東尼奧點點頭。「是啊,他帶來當午餐幾次而我吃過一快。真的很棒。嗯,我猜那取決於你喜歡什麼樣的,那不怎麼甜。」

「費里西安諾有私心,」羅維諾說道,翻了翻白眼。「通常如果不是非常甜的話他不喜歡甜食。甚至不把義式脆餅在糖粉裡滾過一次就不吃。」

「嘿!」

「那是事實。」

費里西安諾微微噘起嘴,但當他吃起他的義大利麵時很快又恢復了心情。當帳單送過來時,羅維諾立刻一把抓過,甚至沒讓安東尼奧看見它。他也堅持要載費里西安諾回家,而他們都同意了這點。

「我們得在不久後再見一次,」羅維諾堅持道,陪費里西安諾走到門前並親吻了他的雙頰。「下一次,你的男子漢男友可以來。以及付帳。」

他咯咯笑了起來,知道他永遠不會讓路德維希付帳。「好吧!真有趣!噢,還有羅維,我得問問你,你最近跟爺爺談過嗎?他正在計畫家族聚會。距離上次已經很久了。」

「媽的,」羅維諾呻吟道,捏了捏他的鼻梁。「是啊,是啊,我們上個月在威尼斯見過,他有提醒我。他說他會送機票過來。」

費里西安諾看起來突然有些緊張,出神地繳著雙手。「你有告訴他…關於安東尼奧的事嗎?我想帶路德維希去,但… 好吧,你知道爺爺可以變得多過度保護。他比你還嚴重。」

「是啊,」他抱怨。「我知道。我還沒告訴他。他已經知道他們兩個了。你可以為這件事感謝媽媽。我只有在給他安東尼奧他媽的血型之後才能把對話內容重新導回正題。」

「噢…好吧,我確定他會喜歡他們兩個的!要怎麼樣才能不喜歡路德維希?而且安東尼奧很有趣。我確定他們會聊得來的。好吧,掰!很快會再見的!」費里西安諾湊過去快速地了羅維諾的雙頰。

羅維諾在門前階上等到黑檀的尾巴消失在門後並且聽見了鎖上輕微的喀擦聲後,才慢步走回車上。

[1]由前文可以知道這是指訓練導盲犬、幫助盲人認養並指導他們如何照顧導盲犬的機構,伊雙子與他們老公相遇的地方(也是他們老公的工作處),不是費里念的大學。
[2] smooth out all the wrinkles 直翻是撫平摺皺,我猜不是直翻…
[3]是的,親分在一句話裡面說了兩次anyway

題目:APH相關&同人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留言: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