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親子分】More Then Attraction翻譯--第四章第七節
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7876242/1/More-Than-Attraction
貼吧翻譯:http://tieba.baidu.com/p/2229139650
姊妹作翻譯:http://tieba.baidu.com/p/2936401840?fr=good
前言:
主親子分,輔獨伊
我並沒有拿道翻譯的授權,也沒有詢問原翻譯是否可以繼續翻,先為我的失禮道歉。
但我並沒有自信可以繼續翻到完,所以也不好意思去詢問,如果我這兩個月內沒有去問的話,兩個月後會自己刪掉。
或者原翻譯覺得不妥的話,也會刪掉的。
英文程度大概是中檢,文筆最近又離我而去,有任何地方有疑義都可以提出指教。
貼吧翻譯到第三章第一節已經是去年的事了,所以突發奇想想續翻,請多指教了。
建議先去看姐妹作(主獨伊,輔親子分)

本章有直白黃腔,慎入
本章有直白黃腔,慎入
本章有直白黃腔,慎入
由於我未成年,基於個人制約,暫不翻譯限制級的部分,若有興趣請移步至原文處,見諒。
第四章第七節

當兩位壯碩的搬家人員將羅維諾的沙發搬出屋子,安東尼奧為他們拉開了門。那一定有一噸重,但他們看起來還行,舉起那沉重的沙發甚至不留一滴汗。羅維諾帶著一箱衣服跟了出來,將它塞進安東尼奧的車裡然後站到一旁讓他的愛人進行同樣的動作。「看看他們,」他說著,伴隨著一聲嘆息。

「什麼,搬家人員?他們怎麼了?」安東尼奧關上車門,現在車子實在非常滿了,然後看著兩個男人從貨車回來。這讓人興奮,在長時間的計畫之後終於執行了這件事。

「看看他們肌肉多健美。天殺的。」他往後靠上車子並毫不掩飾地看過去。

安東尼奧往下看向他,挑眉。「等等,你在欣賞那些搬家人員?當你的男朋友就站在你旁邊的時候?」他試著讓聲音聽起來受傷一點,但其實他不在意。既然羅維諾只是看看的話。

「我沒有在…欣賞他們。」他說道,將頭輕撇向另一邊。「我只是做出評價。」審視了下安東尼奧,當他的雙眼像是扒光了他並在他精幹的身軀一路向下時,它們明顯地換上了更深的色調。「反正肌肉男實在不是我的菜。」

「噢,很好,不然你會愛上你弟弟的男朋友。」安東尼奧輕笑,目光回到房子。箱子已經全搬了出來,他們現在只剩下要搬到卡車上的家具要處理。他們正在將要存放在費里西安諾家的東西分出來。

羅維諾哼了聲並拍了下安東尼奧的屁股。當手機響起時他從口袋中撈出它。「是啊沒錯。他他媽的相形失色,而且這不好玩。噢,天殺的。」暫停了他的話語,羅維諾將手機放到了他的臉旁並轉向安東尼奧的另一邊。他說得輕快,而且他的聲調塑造了公務用耐性的獨特氛圍,但安東尼奧不能理解他口中吐出的字詞。他們順暢地流在一起,像是融化的巧克力,而安東尼奧醒悟到了他正在說義大利文。

即使他只認識幾個義大利文的字彙,他依然輕聽著對話,外文字詞洗刷著他。那聽起來誘人、機敏,又十分地性感。當羅維諾關上手機轉了回來時安東尼奧將這件事記了下來。

「威尼斯的分部需要爺爺的聯絡資料,」他說著,翻了白眼。「想要他的私人號碼。這群他媽的蠢貨還覺得他們真的能夠拿到。」

安東尼奧理解地應了聲,然後看著搬家人員拿出了最後一件家具。「我猜那就是了。我們可以走了。」

羅維諾將鑰匙交給了房主然後坐上了安東尼奧的車,對自己先前的住處連一瞥都沒給。當他的電話又一次響起時他跳了起來並自己咕噥著一些小聲的詛咒,以比剛剛更加短促而不友善的方式回應。

安東尼奧露齒一笑。他喜歡當羅維諾的憤怒不是由他引起的時候。這讓看著這個義大利人怒髮衝冠有趣得多。

幾乎花了一整天讓所有事情全都就定位,安東尼奧的沙發、椅子、書桌,還有烤箱被搬走然後以更貴的那份來取代。烤箱特別花了一個小時來決定,安東尼奧抗議說那運作得還不錯,然後羅維諾堅持他不會使用一個僅僅還不錯的烤箱下廚。

在過程中被打斷了很多次,當然,他們以此慶祝他們新的同居生活:靠在冰箱上廝磨、在沙發上擁抱[1],在浴室角落中將雙唇鎖在一起的完美半小時。

但當入夜而一切好好地完成時,安東尼奧將它拉進了臥室。「來吧,讓我們來做在我們公寓的第一次。」

「第一次…你在開玩笑。就只是因為我把我的床墊搬到了你的床架上,這也不會讓它變成第一次。我們分別在那張床墊和這個公寓做過了我數不清的次數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這會是你確實地、真正地和我住在一起時的第一次。當然,我們以前和彼此過夜,也確實將自己的用品留在對方的家裡,但現在你正式地住在這裡了。」安東尼奧雙臂環著羅維諾的腰。「這很重要。」

像是要長期受苦地嘆了口氣,羅維諾將他的頭向上靠去並就著這個站姿深深地吻了安東尼奧。「你堅持的話,」他他們分開時他說,然後向後躺倒在床上。「雖然我們會他媽的弄髒這些乾淨的床單。」

他露齒一笑並跟著躺了下去。「我們可以兩個都帶套。但我知道你有多痛恨那個。」老實說,他們到現在有近兩個月沒帶過套了,自從他們試過之後都更喜歡身體互動間去掉屏障後更直接的感覺。

「你不能用套子阻絕汗水,」羅維諾反駁道,翻到安東尼奧上方給了他一串深而短的吻。

#我還有三天才滿18歲!下略!

吐槽下,這裡有BUG,之前說親分沒車這節車就出現了XD
[1]fallatio on the sofa 我找不到這個字所以就隨便猜了…

題目:APH相關&同人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留言: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