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構築的畫面
有關晴空產出的各種文字,願各位喜歡我構築的世界((笑
【法英】美食社的黑名單
#W學園paro

伊莉莎白帶著學妹到學生會辦公室時,一開門便見正副會長正在互毆對罵。
比起新生對於嚴肅紳士的會長和風流倜儻的副會長感到幻滅,伊莉莎白早已見怪不怪,淡定地將游泳社想舉辦游泳比賽的申請書放到會長的桌上,便拉著學妹走出辦公室,順勢帶上了門。
然後她急急地告別學妹,對本田菊發了封簡訊:今天的場次我法英本出定了。過去你那裡再詳述。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弗朗西斯放了張申請書在亞瑟的桌上。
「都弄好了,只差你的批准,會--長--」他拉長了稱謂,滿臉期盼。
「啊?」正為了學園季焦頭爛額的亞瑟瞥了眼申請書名目。「美食社社辦要設黑名單禁止入內,誰啊?」
「你忙的話給個章,我蓋就行。」弗朗西斯掃了他一眼,等等,那裡面是笑意嗎?
他這回又往下看了眼,這下他的名字跳進了眼簾。他僵著笑了下,碧綠的眼眸已經開始燒著怒意。「你別在這時候開玩笑,渾蛋,我忙得很。」
「哥哥我可沒開玩笑,而且我這也不是忙得想罷工了嗎。」法國人一臉嚴肅,堅定地看著那張申請書。「哥哥我作為社長,認為這是必要的措施。」
亞瑟的理智線這下完全燒斷。「弗朗西斯,你找死!」

「第一個就打臉是你這個原不良的劣根性嗎!」弗朗西斯對亞瑟大叫,一邊掐著他的脖子。「那群新生的眼瞎了嗎,你根本沒從良過吧!哪來的紳士!」
「新生眼瞎了大概是我唯一贊同你的事!你哪來風流倜儻!」亞瑟揪著對方的長髮不甘示弱地吼回去。「你只是個懶鬼!變態!莫名其妙的混蛋!」
「那你就是工作狂!性冷淡!連最簡單的菜都能燒壞還擁有莫名其妙自信的廚房殺手!」
「我才不是性冷淡,是你隨時都在發情期所以誰都可以!還有我上次只不過是不小心加熱太久了而已!少自以為是了!」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誰都可以?還有哪有人加熱太久到炸了烤箱的!再上一次你還炸了微波爐!你知道烤箱有多貴嗎!」
「我兩眼都認清了你誰都可以!我不是還你們錢了嗎!明明是你們買到劣質品!」
「去你的劣質品!那是哥哥我研究很久才選的!還有我是很專情的好嗎!太有魅力讓少年少女們愛上我又不是我的錯!」
「你真他媽的不要臉--」

「所以說,這是你聽見的內容?」本田菊確認道。
「是啊!」伊莉莎白雙手撐在桌面上興奮地前傾。「你不覺得會長吃醋了嗎?啊,我一開始看好他們的時候就發願第十次看見他們打架時要出本,沒想到真的能達標啊。」
「唔,到時候可以讓在下插個花嗎?」日本人微微露出一笑。「我們新聞社這邊還可以提供個小道給你。」
「當然!我還想說你的獨伊本在修羅中,不好意思邀你呢。所以小道是什麼?」
「上次基爾伯特同學來找他弟弟,就是路德維希學弟。可是他剛好出去了,我就稍微跟他聊了下。你知道他跟副會長是惡友嘛,他就說到…」他故作懸疑地停頓了一會。「副會長那時準備要追會長,認真地。」
「哇喔!」伊莉莎白眼神一亮。「難怪他反駁得那麼認真。真是的死基鳥怎麼不早告訴我…」
「啊,還有,」本田菊笑得意味深長。「在下跟會長有一點交情,昨天跟本人確認過,這事成了。」
「新刊加特典!我早就說他們是雙向暗戀哈哈哈哈!」她笑出聲來,對少年眨了眨眼。「謝了!校報的八卦板這下可是重磅消息啦,新生們心要碎囉。」
「啊,在下並不打算放在校報。」他搖搖頭。「會長會跟我絕交的,而且我可不想讓新聞社被廢掉啊。」
「也是啦,不過估計不久後就會有人撞見他們在辦公室接吻了,到時候消息可是誰也攔不住。」伊莉莎白起身。「我要回去畫草稿啦,掰掰。」
「嗯,祝好運。」他也起身,準備回去繼續跟曉梅趕稿。

「呼--你可真不留情。」弗朗西斯攤在椅子上,整理著凌亂的頭髮和衣襟。「但比以前好多了,至少我沒斷骨頭是吧。」
「閉嘴。」亞瑟熟練地從書包拿出醫療包,捲起袖子在瘀傷處抹藥膏。擦完後,他盯著對方臉上的印子,思考了兩秒還是把藥膏扔去。「接著,用完還我。」
「謝啦。」他笑道,又看了眼還躺在桌上的申請書。「你不批准嗎?」
「你欠揍嗎?」青筋浮起,他一把抓起就準備要撕。
「哇!等等!等等!別激動!」弗朗西斯急忙大叫。「你隨時可以進來的話,我要做便當給你的時候不就沒驚喜了嗎?」
碧綠的視線從紙張轉到對方紫羅蘭色的眼瞳,他急忙又追加了一句。「還有下午茶的點心!」
粗黑的眉毛微挑。「如果是因為這樣,准了。」他放下紙蓋了章,往對方桌上扔去。想想又說了一句。「但這只是看在下午茶的份上!現在,給我工作!」
「遵命,會--長--」

於是美食社成功地保護了他們的廚房,一天又平安地過去了,感謝弗朗西斯的努力!
不過,便當和點心是本來就打算做的喔。

Fin.
指考倒數33天我還在摸魚OTZ
可是好想寫法英打架啊,好想寫法英打架啊,不知道為什麼整個星期大腦都轉著這件事(大概是我自己心浮氣躁想找人打架吧)
結果就亂寫出了這個,可是打架的成份好少!?
於是打不夠的我就把之前邀稿的打架片段(200多字)拉出來寫了個完整版的幹架...
邀稿在刊出後會全部放出,已經跟對方確認過了沒問題~

於是下面繼續打架:

亞瑟扔下筆,鬆了鬆領帶後站了起來。「是想打架嗎,鬍子混蛋。」

法國人聳聳肩,對這個主意不置可否。然後下一秒就險險閃過了揮來的一拳。

英國人順勢踏出一步,沒因為這次的揮空重心不穩,反而乘著這個速度揮出更加狠戾的拳頭。畢竟是從冷兵器時代的戰場走到現在的人,自然不會在此時露出半點破綻。弗朗西斯再一次閃過,同時脫著西裝外套。

他將西裝外套往椅子上扔的時候並沒有將亞瑟的注意力引走,這表示攻擊的準頭依然精準得嚇人。反倒是關心衣物有沒有好好落在椅背的弗朗西斯差點沒避開往臉招呼的踢擊,但也只是差一點而已,畢竟他走得路還比對方長了些呢。

他往右後方退了一步,稍微拉開領帶的同時突然想感慨對方的攻勢哪比得上以往作為日不落帝國的日子,那時打起架來他怎麼還敢分神,只會一心一意想著要怎麼讓對方開滿血花。不過他終究沒說出口,他知道對方也會拿不如拿破崙時期來戳自己痛處,何必惹惱對方又自取其辱。噢,他似乎已經惹惱對方了不是嗎?

但他能分神,與其說是對方不如以往,不如說是默契吧。安東尼奧曾經說過「你倆閉著眼睛都能打。」想來也不會多誇張,亞瑟的拳頭會怎麼走、一腿掃來身體得轉個幾度,他大概是全世界最明白的人…或國家,不然他倆現在實力相當,也還沒七月,他怎麼能分神到現在還不被打到?

意識到自己真的在內心世界待太久,弗朗西斯回過神來側身讓一擊擦過他的下腹,一邊抽出襯衫口袋的髮帶,撈起及肩的金髮隨意地紮了起來,才開始要趁勢回擊。

首先他擦著一記直拳挨近肘擊,被亞瑟側身避開,他順著原先的動坐定住左腳逆時針掃了一腿,被一個提腿擋下。隨後兩人各自收回腿,只停頓了下就又一次欺身攻擊。為了避開往下腹的一拳弗朗西斯往亞瑟脖子掐去的手只好改往肩膀去,而為了讓肩膀不受對方一劈亞瑟的拳頭終究沒法落在對方的肚子上。錯身時英國人想扯對方頭髮,但對方一甩頭又沒了機會。實在是弗朗西斯吃過太多長髮的虧,才會堅持反擊前得先綁好。

但他這一甩頭,表示他得讓視角短暫地偏離原先的計畫。於是亞瑟當機立斷地提膝直踹對方瞬間的視覺死角,正中紅心!

弗朗西斯跌坐在地時只是笑笑,不甚在意地鬆開繫著的金髮表示不打了。他呼地站了起來,拍了拍灰後,才對面前抱胸的人扮了個鬼臉。
~~~~(拉線)~~~~

題目:APH相關&同人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7/08/17 13:41] | # [ 編輯]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